黑的一片彩

2817 期(2018 年 8 月 19 日) ◎ 平視人生 ◎ 李灝麟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大火發生了,你只有時間拿一件東西離開,你會馬上從家裏挑甚麼?

  以上一條假設性問題,我們大概不會感到陌生。但是如果將問題轉一轉,變成以下一個樣子,你又可有頭緒:大火發生了,整幢大廈濃煙密布,你極需要有人引路,此刻你會想起誰?

  消防員?不錯的提議。可是,我們還有更好的選項——一位盲人住客。畢竟,失明人士慣常「摸黑」而行,就算漆黑一片,大抵難不到他們吧。有趣的是,帶我們逃離火海的,竟是所謂的「殘疾人士」。頃刻,「健全」與「殘疾」的界線顯得模糊不清,瞎眼的居然「看見」了。

  我們毋須身陷險境,亦可經歷這種角色轉換(role reversal)。位於美孚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下稱DiD),過去九年一直提供一個場所,邀請參加者手執俗稱「盲公竹」的杖,在黑得無法再黑的的環境下,躡手躡腳地走過五個場景,包括公園、渡輪、市場、戲院和咖啡室,再以一段與失明人士的對話作結。有多黑?最簡單的形容,就是伸手不見五指。若喧染一點說,大概像保羅在大馬士革的路上受強光一照後倒地的反應:「睜開眼睛,竟不能看。」我在館內的感受也相仿,眼前「好像有鱗」,睜眼與閉眼絲毫沒有分別。奇怪的是,當參加者行得步步驚心,導賞員卻對前路和各人的位置瞭如指掌。當下,我不禁懷疑導賞員戴了夜視鏡——不,不是懷疑,而是百分百肯定。但我錯了……。懵然無知的我,事後才得悉導賞是由失明人士帶領!

  在黑暗裏,有些事情倒被看得更加清楚。於我,最強烈的是對何謂「殘疾」多了一分反思。在漆黑中我們一籌莫展,盲人卻倒過來指引我們方向。事實上,這是創辦人欣然欲見的效果。首個DiD,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德國,現已遍布全球四十多個國家,旨在提供一個平台,增加主流社會對「不同性」(otherness)多分包容。這是一個轉化之旅,猶如掃羅與主相遇後,由逼迫人的「掃羅」蛻變成為主發聲的「保羅」。

  可惜,DiD將於九月閉館。理由主要有二:一、坊間的體驗活動愈來愈多,競爭自然愈演愈烈;二、租金太貴。若要回應後一個死因,恐怕只有政府可以挺身而出。方法包括提供場地,像現在一些康文署場所,如體育館和大會堂,早有社企進駐的先例。至於競爭問題,民間就要多點用腳支持了。其實,不少公、私營機構,每年均會安排員工發展日或退修,負責福利組或發展部的同事,不妨試試提供類似的體驗活動作為選項。 

  你的支持不會教人失望。DiD備受推崇,香港旅遊發展局有專頁推介,年前更被TripAdvisor評為本港最具遊客吸引力的首選活動。設計一個擁抱差異的城市,無論從上而下,抑或由下而上,各方都要多走一步。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廣蔭頤養】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畫出深情】

【誰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