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應笑我—悼嚴以敬

2817 期(2018 年 8 月 19 日) ◎ 城市心靈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著名藝術家、漫畫家嚴以敬先生八月十一日在美國洛杉機家中安詳逝世,享年八十五歲。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嚴先生在跑馬地黄泥涌道口曾開設「傳達書屋」,五百餘方呎的小宅,前鋪後居,除有小畫廊,也有書室,專營銷台灣書籍。筆者當時剛升上大學,也頗文青,數度慕名拜訪,買了些殷海光、黃春明、李敖等的作品。如沒記錯,林燕妮的首本袋裝書《懶洋洋的下午》,我也是在那爿書店購買。

  嚴先生是位率性自然、有話直說的藝術家。在風起雲湧的七十年代,他尤擅長以水墨作政治漫畫,畫風凌厲,人物造型鮮明突出。那日子彷如香港的文藝復興年代,言論自由,從無禁區,左中右派各自表述。嚴先生的畫作刊登於當時的大報如《天天日報》及《快報》。猶記得有日《快報》在頭版登出他諷刺「文革」的政治漫畫,可見他當時藝術生涯如日方中。

  但他沒因而恃寵生驕,筆者八十年代初任《突破》雜誌總編輯,找嚴先生替雜誌寫漫畫,每月一幅,他爽快答允,且不過問稿酬,如此一寫幾年,直至他移民美國為止。

  一九八四年,政治大氣候改變,香港步上回歸之路,嚴先生開始對政治漫畫感到厭倦,自嘲「不能成龍,只好成虫」,遂以「阿虫」作筆名改畫人生勵志的心靈雞湯式水墨畫。 二零零二年他曾回流香港,在中環閣麟街開設畫室,但不能負荷高昂租金,六年後結業。未幾他又在上環西港城租一攤位售畫,我最後一次見嚴先生就在西港城,他說還記得我和蘇恩佩的名字。

  嚴先生的父親嚴南方曾寫有一本故事集《假啞巴》,書內的插畫全由嚴先生畫。他在序言中留下這段罕有的文字:

  「雖然接受學校教育的時間很短,不過我很幸運我有開明的父母,他們對子女從不哆嗦,但閒話中不斷的告訴了我們許多生活經驗和做人的道理。父親曾說過一句話令我終身受用不盡,他說,教育的意義是明理,如果做人不明理,那麼算是白念了,這句話對我影響很大。」

  多情應笑我。嚴先生是位有情人、多情人,對父母如是,對朋友也如是。他那拙樸的臉容,永遠笑面迎人,十年多前在西港城的一會,我永留在心。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廣蔭頤養】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畫出深情】

【誰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