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柵籠子

2811 期(2018 年 7 月 8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華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始終堅持擁抱寫作,還擁抱屬於它的那份孤獨。」(卡夫卡)

   「我精力完全集中在寫作上。我所擁有的精力如此之少,只勉強夠用在寫作上。」寫作成為卡夫卡靈魂呼吸的管道。

  《飢餓藝術家》主人公也把所有精力放在飢餓藝術的表演上。人們聚在鐵柵籠子前,觀賞激情高漲。每次表演為時四十天。他穿著黑色緊身衣、面色蒼白、瘦骨嶙峋、肋骨條條可見。對觀眾而言,他不過是調笑取樂的對象。讓他痛苦不堪的是,夜間輪番看守的職員懷疑他伎倆高超,歌唱同時也能往嘴裏塞食物。他寧可跟他們插科打諢讓他們醒着,以便證明他沒食物可吃,他的表演是無與倫比的。更令他痛苦的是,四十天結束,自己處在表演最佳狀態,甚至還未到最佳狀態,人們卻要剝奪他更上一層樓的權利。他本該吃飯,但他一想到食物就要作嘔。許多年過去,沒有人把他當回事。他漸被尋歡作樂的大眾拋棄。經理帶他遊歷半個歐洲,全屬徒勞。他就去受雇於一家大型馬戲團。他被放在獸欄近傍,眾人都擠向野獸去了!日子一天天過去,鐵籠子引起一位主管注意,他用一根棍子朝稻草捅了捅,才發覺底下有個人。那人氣若遊絲地說,他不得不飢餓,因為幹不了任何別的事。「我找不到我喜歡的食物。如果我找到了,相信我,我會像你或其他任何人一樣大吃大喝。」他的結局是連同鐵籠子裏的草一起給埋掉了。籠子裏放進一隻年輕的黑豹取代他,成了觀眾的寵物。

  卡夫卡在他的時代是否找不到令他喜歡的「食物」?他仍堅持用筆傳達他所處的時代與人們靈魂的偏差。飢餓藝術家是殉道者抑或小丑?這表演令人發噱又令人感到悲涼。主人公以飢餓為生,充滿反諷。卡夫卡處身於政治經濟文化皆面臨劇變與崩解的年代,黑暗中洞視一切,「被迫在不幸時代的嚴寒裏出逃」,讓自己成為一台戲,給當代和後世觀看。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廣蔭頤養】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畫出深情】

【誰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