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膀臂縮短了嗎?

2811 期(2018 年 7 月 8 日) ◎ 城市心靈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甫接到一位醫院院牧的來電,說醫院來了一位快要接受引產手術的孕婦,她懷孕只有十七週,但最近一次產前檢查發現胎兒患有某種很嚴重的毛病,醫生忠告最好立刻終止懷孕,否則連母親的性命也可能不保。

  院牧說這對夫婦很哀傷,又感到十分內咎,因為覺得若終止懷孕幾等同墮胎,彷彿親手殺害了腹中的小生命。他們幾經掙扎才決定接受終止懷孕,但又央求院牧為死去的胎兒祈禱,這位年輕的院牧也許沒有這方面的經驗,經人轉介就致電找我幫忙。

  在眾多喪禮之中,最傷感的莫如為嬰兒以至未出生的胎兒辦理喪禮。躺在童棺裏面的小生命,本來是背負着人類最大的希望與期許。父母及眾親友歡天喜地的寄以厚望,期待這個小生命為家庭注入新的動力,添加喜樂。可惜小生命不幸夭折了,或者因為人掌控不了的原因而不可以生下來,這為家人帶來莫大的悲慟,使他們感到最深沈的痛苦。

  每次在禮儀上看見失去嬰兒(或是胎兒)的父母,我都感受到他們的悲苦。他們多數很年輕,做父親的僅三十出頭,做母親的也許才二十餘歲。他們年紀如此輕就經歷喪子之苦,有的嬰兒未誕下就流產或要接受引產,其內心的苦痛或自責實不足為外人道。

  如何為這些不幸的父母祈禱?又如何為這些夭折的胎兒或幼嬰祈禱?自問我為此掙扎了好久。我內心也曾納悶,善良而仁慈的上帝怎麼會允許這些事發生?聖經不是說上帝是我們的山寨,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隨時的幫助?但為甚麽在無辜小生命夭折的事情上,祂卻似乎袖手旁觀?

  負載着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我仍然要走到失胎父母的面前,恭敬地站到禮儀桌前,誦念預早寫好的禱文。上帝的膀臂一方面好像是縮短了(起碼我是這樣質疑),但出自內心和由衷的慰問和代禱,又如此奇妙及真實地化為上帝的膀臂,為哀傷者帶來力量。

  這也許就是喪葬牧養必然的弔詭(paradox):同時看到上帝的自我限制和大能。我收拾好無奈的心情,把院牧告之失胎夫婦的電話號碼輸入我的手機,這巳是我兩個月來的第五宗個案。此刻我只知道,我是無用僕人,所要做的只是我應當做的。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廣蔭頤養】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畫出深情】

【誰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