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名字的悲傷

2808 期(2018 年 6 月 17 日) ◎ 城市心靈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每年約有六萬多新生嬰兒,但同時每年有至少一萬五千多因不同原因流產或小產的胎兒,若不幸夭折的是在懷孕二十四週之後,他可被視作「非活產嬰兒」(Still-birth babies),可正式領回火化或土葬,但若未足二十四週就流產的,就沒有任何認可的名分。

  有人說,流產帶來的是一種沈默的悲傷,一種沒有名字的悲傷。這是因為「胎兒」太小了,不足二十四週,連「非活產嬰兒」的標準也達不到。他彷彿無名也無分,沒有人會紀念和追悼。

  但在父母心中卻絕非如此。母親懷了他至少四、五個月,早已感覺到他是一個活活的生命,更加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只是這個生命尚未誕生,除了父母恐怕沒有人會察覺他是個真真實實的生命。

  不幸是這個生命尚未出生就夭折了;他因為沒有身分、沒有關係、沒有朋友,所以也沒有正式的「喪禮」,更加也沒有人去哀悼他。這是一種無法與人分擔的悲傷,只有他的父母獨自承擔的悲傷,甚至夾雜着罪咎感、羞恥感和無能感的悲傷。

  記得有一次我為一位差幾日就出生卻不幸夭折了的嬰兒主持安息禮,安息禮只有寥寥數人出席。他的爺爺奶奶也有來,但起初是黑着面板起臉孔,似乎看不出有太大的憂傷。我開頭很不明白,後來才意識到他們內心有很矛盾的思想,會怪責做媳婦的沒有好好維護和誕下孫兒。

  正是這個原因,流產母親往往只能獨自忍受失去胎兒的痛苦,一種不足為外人道的悲傷。若她丈夫體諒及支持她,這會好得多;若丈夫無動於衷或因恐懼而置身事外,她的悲傷就更巨大。

  陪伴失去胎兒的母親走出陰霾,需要極大的同理心和耐性。這悲傷很錐心,也很深沈和隱密,起步點是要察覺和認可它;相反愈是忽略它,傷害可能更大,而且是一生之久。

  福音書記載當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時,祂母親馬利亞也在現場。可以想像馬利亞親眼目睹愛子受刑,內心是何等的悲慟。正是這緣故,上帝必定明白世上流產母親的悲傷,也許這悲傷不容易被世界認可,但在上帝眼中,卻是受到認同和尊重,因為祂的內心也曾因失去獨生愛子而痛苦。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婚姻這回事】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誰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