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自戀人格

2776 期(2017 年 11 月 5 日) ◎ 信.道.靈.心 ◎ 許德謙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文亮兄談的恰當的自愛是健康的人應有的表現,我巴不得我們都自重自愛。不過如果你不幸遇上自戀人格異常(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簡稱NPD),就很麻煩了。和一般正常人格不同,他們不會覺得自己有問題,沒罪疚感,有問題的是其他人,為害企業、家庭和教會。

  其實自戀是一個連續體(continuum),一般人都有一些自戀特質,不過NPD卻與眾不同。

  NPD根本沒有愛自己的能力,因此他需要不斷用外界人的讚賞來給自己養分,像氧氣一樣,給他生存的力量和目標。這種人不敢靜下來感受自己,因為他隱約知道自己裏面空洞無物,充滿不安,或因着成長的痛苦,恥於檢視自己。不少NPD成長於缺乏父母關愛的家庭,為了生存,他裏面發展出一些生存技倆—他相信自己天賦異稟,故此看不起別人;要不斷追求外在成就,印證這信念。他練就好口才,能說服人迷惑人;因為不斷向上爬,他有高教育水平和專業地位。為成就,他不擇手段;若你沒有地位成就,他不會花時間給你。

  NPD 有分外向(overt NPD)的和內向的(covert NPD),前者比較勇猛、長袖善舞、居高位;後者比較容易社交受傷,常退隱在手機和科技上埋頭苦幹,是臉書常客。不過,本質上這兩種人背後動機都是一樣:追求成就,萬人仰慕。另外不可忽視NPD的其他特徵:他們冰冷,計算精密、沒有同理心和良知,善於說謊和剝削人;為成功可以不擇手段;小小成績,放大吹擂。外向NPD似魅力領袖,因為股東(換上執事會和董事會也可以)都愛看見這種為工作(事奉?)不眠不休、犧牲奉獻的CEO,如果董事忙着,一年二三次董事會只能看報告和統計數字,NPD 呈交亮麗的報表,董事們就滿意收貨,不管他對下屬無情無義,一將功成萬骨枯。在教會界NPD特別容易立足,因為基督徒會被NPD的鴻圖大計和勇闖高峰所迷惑,以為這是屬靈人信心和承擔;他可以「派糖」給一眾願意賣身支持他的人,仿如一個教派領袖(cult leader);誰不知,不能達標時,NPD會諉過於人。作為下屬,生存之道是:要懂得順從及「刷鞋」,不要功高震主,搶他鋒頭,NPD是很易嫉妒的。

  鉅章兄問治療自戀者是否像治上癮行為。按克霍特(Heinz Kohut, 1913-1981)的自體心理學派(Self Psychology)之想法,治療NPD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但首先要當事人肯尋求治療。Kohut認為,人一生都應有關愛他的人(self object,自體客體)相伴,讓自己適時在讚賞(mirroring)、理想認同(idealizing)和近人相伴(twinship)三方面,得到滿足,而治療師就在這三方面為病人服務;換了是一般人,在日生活中,尋求這三種需要的滿足,都是正常和必須的,不過我們的社會好像很少看重這種心靈需要。

  童話故事《小王子》裏的狐狸說過一個重要的道理:「重要的東西通常是看不見的。」商業社會只會追求成就、財富和購賣商品,今天香港連男女朋友都有出租服務,但人們已忘記了要花時間「建立關係」(就是狐狸說的「馴養」),而卻這就是人活着所必須的。NPD的成長最缺乏這個,因為他從來不曾在父母眼中感到自己是獨特和珍貴的;要他們接受治療是困難的,因為他們要正視內裏的缺乏愛的傷痛和強烈的羞恥感;反而忙着外面的工作,可以不必面對自己。「愛人如己」是教會的老生常談,要認真做好,要由建立關係開始。

  許德謙(Soul Weaver 執業靈修導師、精神分析心理治療師)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