臘月隨想

2734 期(2017 年 1 月 15 日) ◎ 品蘭集 ◎ 文蘭芳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想,我是懷念着母親。

  冬至那一天,我煮了一鍋湯圓,家中每人大概兩碗,沒有其他菜,這就是過冬了。我把照片放到相熟朋友的通訊羣組,後來有朋友說,鍋中的湯圓大小不一,看來有趣。我說,我這是第一次做鮮肉湯圓,所以控制不了品質,顆顆大小都不一樣。不過下鍋以後也沒有散開的,我就算是成功了。哎,水平低,要求也低。

  突然胡搞一通,是因為想起了小時候母親在冬至煮鹹湯圓作午餐。湯圓只是粉團,裏面沒有餡,鮮味全靠有肉有菜有蝦米的湯。母親讓我們小孩子幫忙搓湯圓,要用柔勁把湯圓搓成均勻圓潤結實的顆粒。我們每次只能搓一顆,看見母親兩手中同時搓着三顆,至為佩服。

  往昔一到臘月,主婦都忙得不可交加,她們的本領,也在這些日子盡露。在日常家務之外,要做大掃除,要採辦年貨,要炮製各式賀年食品,還要做大菜,真不簡單。母親頗有廚藝,當時我在旁邊也有幫忙,只是無心學習,至今所有童年美食我一樣也做不出來。當然,在這資訊發達的時代,要做甚麼都可以請教互聯網大師,不要說炸油角,炸彈的做法都可找到﹗只是,那不會是你家的口味。

  很多人都說自己媽媽的飯菜好吃,理性一點看,其中當然有廚藝了得的婦女,但更大的原因只是吃慣了。那是童年的滋味,千金不換。此刻看到店中琳瑯滿目的賀年食品,只覺過度包裝,華而不實。我想着母親做的鹹水角,悔恨自己沒有學做,在毫無冷意的臘月,不免有點蕭瑟。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

【「性」在啟思】

【信仰通識】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智慧男本】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