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光不滅

2575 期(2013 年 12 月 29 日) ◎ 生命故事 ◎ 揚眉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為爭取平等自由,曼德拉身繫囹圄二十七年,其中十八年在羅本島(Robben Island)監獄五號囚室度過。該囚室在曼德拉離世後燃點了一枝蠟燭作追思。

  年終將至,回望一年,有生死訣別的哀傷。人離開了,還有永留心中的情和事。十二月再送別曼德拉,雖然感觸,但卻有更多的感動,並且帶着最大的敬意告別偉人,好像要提醒大家走向新一年的時候,要延續曼德拉寬容寬恕仁愛之道。

  我們年輕的日子聽着他入獄的事蹟,又看着他出獄,帶領南非走向種族和解,他是我們這一代的偉大導師,亦因為曼德拉,很嚮往到南非一遊,甚至想買下那面巨大的南非國旗,但想到家中沒有懸掛的地方,所以沒有買回來。最近有朋友在南半球某處度假,寄來電郵告訴我見到當地的革命遺跡,一下子觸動了家國情懷,有點唏噓。我在電郵中回覆說:「人既身在南面,可以更接近曼德拉了。」那是很不經意的回應,希望可以給朋友一點安慰和盼望,只因我們還可以選擇愛與和平。我又講了一些年終的感想,就是這一年我「放下」很多,所以特別感受到曼德拉留下寬容寬恕的寶貴。

  《紐約時報》刊載了專欄漫畫作家 Patrick Chappatte 題為「曼德拉之後」的政治漫畫。漫畫中有五個人站在分叉路上,指向右邊的巨型路牌寫着「曼德拉的路」,那是通往陽光晴天,指向左邊方向的,有三個分別寫着「憤怒」、「苦澀」、「衝突」的路牌,通往陰霾密佈的山嶺。那五個人或驚訝或疑難或思索,猶豫未決。這兩條路正是人類方向的對照。人的心底渴望是愈走愈明亮,但偏偏走在分叉路的時候又偏執而行。我這一年體會放下的美好,但願自己也可以行在先賢路上。

   前年在一個見到先父的夢中,父親駕着一架大房車,我在車的後座忙着工作,父親回望,就是那份寬容。當時只道是上主給我的安慰,那份寬容印在心裏,遇上失意失落,就提醒自己要對人對己寬容一下。今天發現原來不是一個簡單的夢,是願景是方向,因為已體會在寬容中所得的自由和釋放。一年總結,心中無憾。展望明年,願燭光不滅。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破局錦囊】

【朝鷹珍藏】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世說新語】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有李可陳】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觀景人生】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