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鳳墀長老為女婿撰寫送別詩兩首

2449 期(2011 年 7 月 31 日) ◎ 教會今昔 ◎ 浩然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由禮賢會葉道勝牧師(Rev. Immanuel Genahr)在香港所主編的《德華朔望報》,庚戌年七月(一九一零年九月)第陸拾五冊(見上圖),在<福地琳琅—詩界>,刊登區鳳墀長老給女婿尹文楷醫生兩首送別詩,而兩首詩相隔有二十年之久。至於岳父為女婿寫送別詩,在香港歷史上已是少有所聞,在教會中更是前所未見。按刊載區鳳墀長老的兩首送別詩:

  「庚寅區君鳳墀送令倩尹醫生文楷之旅順—後生誠可畏,來者定而今。弧矢男兒事,箕裘父母心。但期身守玉,奚羨子多金。此去暫為別,無忘報好音。」

  「己酉仲春區君鳳墀送令倩尹醫生文楷遊學英京—二十年前君北上,贈行曾賦五言詩。又嫌雌伏九洲隘,要趁鵬搏萬里馳。慧業由來能役虎,長材此去定探驪。願償早把歸鞭整,舉國瘡痍正待醫。」

  夏曆庚寅年應是主曆一八九零年,而那一年亦是尹文楷在天津北洋醫學堂畢業的一年。是以何故區鳳墀在港為女婿尹文楷醫生「贈行曾賦五言詩」?又為何送別他到旅順?據知尹文楷是天津北洋醫學堂第三屆畢業生,原有十二位學生全是來自於香港中央書院(即日後皇仁書院),但畢業只有鄭文祺、趙顯揚、何守仁、關景賢、尹端模(即尹文楷)、鍾景儒、吳廣輝、鍾穆生、陳沛熊等九人。尹文楷畢業後,旋即回港與區鳳墀長老女兒成婚,隨後又要離港,北上到旅順軍艦服務。此因旅順是其時滿清政府海軍重要的軍港(見下圖),開設有魚雷局。在一八九零年北洋可備戰陣有「定遠」、「鎮遠」、「濟遠」三艘鐵艦;另有「超勇」和「揚威」兩艘鐵船。「定遠」和「鎮遠」各設二等醫官一員;「濟遠」三等醫官一員;「超勇」和「揚威」三等醫官各一員。所以尹文楷在婚後,就必須北上旅順報到當戰艦醫官,亦即孫中山在「杏林雙幟」廣告所言:「嗣派海軍兵艦醫院充當醫官」,至於派在何艘戰艦當醫官,則有待研究。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喜樂工程】

【破局錦囊】

【商旅大中華】

【如沐春風】

【朝鷹珍藏】

【有衣有食】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童話人間】

【釋經講道】

【品蘭集】

【職場攞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