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祖系列(四)基督教本色化祭儀

2231 期(2007 年 5 月 27 日) ◎ 神學探索 ◎ 吳宗文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基督徒紀念祖先時,該如何進行儀式,以致不違反真理,亦滿足人情世故?傳統祭祀儀式基本上是分三個場景進行,包括「舉喪」、「家祭」及「上墳」。

  首先是「舉喪」。現時華人基督徒的喪禮,格局上似傳統禮節分三部分:(1)大殮禮相若入殮儀節;(2)安息禮近乎出殯禮儀;(3)安葬禮類似入土儀式。

  第一,大殮時,傳統喪俗的迷信,包括放銀錢於死者口中,擺放陪葬物,或於頭尾點燈等,都已甚少照做。而搬運屍體或蓋棺時,認為是煞氣最重時刻,相衝親友亦要避忌。基督教收殮儀節簡單而隆重,首先將遺體洗淨妝扮,有些蓋十字被表示基督之同在,聖經陪葬與否可彈性處理。主禮人可站在棺柩上方主禮,家屬與其他司禮人員則分站兩邊。基督教不會有燒香或灑聖水儀式,主要的禮儀元素乃:(1)「讀經」——宣告神的安慰和應許;(2)「禱告」——為亡者求神與之同在,並為生者求信心和力量;(3)「唱詩」——藉旋律及詩詞療治哀傷並帶來盼望。大殮中亦可加上簡短慰勉,然後祝福,宣告禮畢,由牧師引棺柩和親屬進禮堂。

  第二,基督教的安息禮拜與佛道或民間信仰之喪禮,在形式與氣氛上有很大之差別。傳統宗教之殯禮,無論在喪家之袍服,社會文化對其哀思之要求,在紙紮、燈籠、祭帳、靈堂及牌位等陳設,僧侶誦經或道士作法的儀節上,都令整個殯禮之氣氛是哀傷和避忌的。誦經是為超渡,他們相信經文的「法力」能幫助死者及早輪迴。另外,過金銀橋和破地獄門等儀式,則表示他們希望亡魂不需經十殿閻羅審訊和十八層地獄懲罰,便可直接投胎。在這方面,基督教將相關經文用作禮儀時,雖無不分皂白的「助力」,但亦藉相信神信實的應許而成為一種很重要的「願力」。基督教禮儀簡潔且莊重,又不徵收任何費用。故此一些無信仰的人也樂於採用。儀式進行中遇棺柩進堂、離堂及封蓋等傳統認為禁忌的時刻,主禮人可宣布會眾肅立,以低頭默禱取代迴避。禮堂上一些用詞、擺設及禮儀亦應注意,免陷迷信之嫌。

  第三,墓地安葬時,一些無傷大雅的習慣可不必計較,例如是否應讓棺柩先行,或棺柩入土時方位是否四平八穩等,都可隨俗。時代轉變,撒土已改為贈花,親屬亦可即時脫服除孝。

  其次是「家祭」。家居中不鼓勵安放祖先牌位,可以遺照放在桌上或掛在牆上替代,並以鮮花取代香燭供奉。每逢思念親人時,可於遺照前祈禱代替上香參拜。遇過時過節、生辰死忌或吉慶日子,均可用同樣方式紀念。

  最後是「上墳」或掃墓。一般人都隨俗於清明或重陽作為現代的春秋二祭。與離世者感情深的,亦可於生辰死忌上墳;也有在人生重要時刻(例如結婚、生子、畢業、成就、移民及還鄉等)來到墓地謁見先人。現時基督徒的家祭及掃墓儀式過於簡單,不及民間信仰豐富多元,故踏在墓地不到片刻,便好像沒有甚麼可做而要離去。其實基督徒可帶備鮮花、清水及簡單洗擦器具,在墓地先將碑石洗擦乾淨,將墓位附近雜草、垃圾清除,然後按輩份依次在花瓶上獻花。並由家族中一名基督徒作主祭,領唱短歌,誦讀經文,再以祈禱結束。最後可集體向碑石三鞠躬致敬。完畢,可在墓園石椅圍坐,分享帶來的飲料和小食;或到酒家聚餐,憶述先人生前事跡。這都是傳福音、作見證之上好時機。

  回歸後,傳統習俗在香港這本是洋化的地區逐漸復蘇,這也許是新生代懷舊和社會強調集體回憶所致。不少人一方面希望藉隨俗,來尋找個人對傳統文化的身分認同;另一方面,現代社會的繁忙節奏已將禮俗的繁文縟節淘汰滌盡,甚麼都趨向簡約、快捷和便利。例如現在很少看見人戴孝,街上再沒有「哀榮備至」的花牌和殯禮儀仗隊巡遊,也看不見鄰舍在門上掛藍燈籠報喪,或繫紅帶和插柏葉來宣示平安了。文化變遷帶來物易風移,基督教禮儀以簡潔自由為開始,但其實可發展更細緻和豐富,以求統攝傳統象徵之同時,也讓人聽聞福音,在傳統文化氛圍下得以心安理得。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文林】

【雲彩見證】

【樂韻心弦】

【輔導小百科】

【情理互動】

【情牽姊妹心】

【神學探索】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