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夜的遺憾

2147 期(2005 年 10 月 16 日) ◎ 息息相關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昨午大批市民湧到雍雅山房懷緬一番,拍照留念,對不能再在此地喝一杯茶感到可惜,中原地產包場舉行懷舊之夜......賓客共醉,歡度雍雅山房的最後一夜。」《明報》21.9.2005

  雍雅山房的最後一夜,是給某地產代理公司包了場,逾百地產經紀在山明山秀的田園餐廳狂飲豪食,杯盤狼藉之後呼嘯而去,替雍雅山房劃上了句號—應該是感歎號更貼切。

  沙田曾經是香港人的美好回憶。望夫石、紅梅谷、稻田和魚塘,遙望對岸的馬鞍山峰,活像一幅水墨畫。八十年代以還,沙田急劇城市化,現在已經成為一個住滿了六、七十萬人的三合土森林。而沙田的最後一個記憶—雍雅山房—亦已結業,店主以三億八千萬元的價錢把地皮賣給地產發展商,將來會「發展」成豪宅洋房。

  香港四十歲以下的人很少到過雍雅山房,他們頂多在凌晨時分看粵語片時見過雍雅山舫的的景致。六十年代的粵語片,如果是青春愛情片,多數以雍雅山房取景。謝賢、胡楓、林鳳、嘉玲等都是片中的常角,男的戴太陽眼鏡,女的戴寬邊白院帽,乘坐開蓬跑車沿大埔舊路直入雍雅山房,配以林鳳在跑車上的一段歌曲:「青山綠水繞,遊山玩水樂逍遙。公子俏,姐兒嬌,曼舞輕歌真美妙。」這是既純樸又繽紛的香江歲月。

  然後是唯利是圖、急功近利的日子來到。七十年代開始,農業、漁業、製造業、工商業,通通靠邊站,惟有地產業獨樹一幟,地皮給炒呀炒的,舊房子拆掉了,農地給廢置轉讓,工業地皮也要讓路;維港兩岸,只見幢幢摩天巨廈林立,窒息了城市人的呼吸。香港的經濟命脈以至身心健康自此斷送給幾個大地產商,七百萬人齊齊為幾個家族打工,整個城市生態面貌也在「寸金尺土」、「經濟效益」的大前題下給蹂躪得體無完膚。

  擁有四十二年歷史的雍雅山房,有一法文名稱Yucca de Lac,意即「湖邊之蘭花」。相對於大埔公路沿途早於八、九十年代已遭拆卸給地產發展的樓房(如聖基道兒童院),它已算守到最後一刻了。沒有人可以怪責雍雅山房的業主彭先生夫婦,畢竟他們已屆暮年,只是最後一夜卻給地產公司包場,未免有點掃興,就像聖殿給賣鴿子的小販進佔,令人不忍卒睹。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培靈奮興大會 專輯】

【祝福香港大行動】

【神學探索】

【真情真性】

【牧養全攻略】

【交流點】

【未圓語絲】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