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漏了的感恩見證

2055 期(2004 年 1 月 11 日) ◎ 文林 ◎ 霞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是一名腎病患者,靠洗腎機來維持生命已經歷了十七個年頭,我以前在本週報也前後寫過了數篇患病中的感恩見證。然而,慈愛的天父對我的愛是無微不至,祂在我被突然病發事件打擊到七零八落及束手無策的時候,已經默然愛我及全然保守,但我卻懵然不知,忽略了如此心思熟慮的恩典。

  直至最近和另一病發過程很相近的病友談起,發覺大家的後遺症及際遇卻不盡相同—那病友無論是量體重時看磅上的刻度、等候乘巴士時看車號及搭升降機時看樓號數字都看不清楚,需要倚靠別人代勞;而我靠著神的恩典,卻可以做到以上各項。原來在十九年前,在驚濤駭浪的病發過程中,天父不但保守我身體內的重要器官:內臟、腦部及全身血管,天父更將我的視力保存得恰到好處,正如「天降嗎哪」給以色列人在曠野享用,神給我足夠的「份」去繼續維持生計,祂讓我的視力雖然受損,卻有足夠的視力功能去閱讀及書寫細小的文字,尤其是沒有妨礙我的教師生涯去維持生活質素(這是格外的恩典)。現在退休了,視力功能仍然維持著,可以享受查經及閱讀的樂趣,神恩浩大,數之不盡,謹將那遺漏了十多年的感恩見證,詳述於後。

  患病歷史:

  根據事後替我查出病因的浸會醫院醫生當年的描述,是我懷孕期間傷了腎而不自知。一九七七年二月,我懷了第二胎(幼女)到九龍城一間私家留產院作產前第一次掛號檢查,因我打算生產後造結扎手術,故作此安排。(那間留產院現已結束,主診醫生也已過世,現在不妨坦白直說)。根據我病發後檢討,那次整個產前檢查都太馬虎,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沒有每次檢查都替孕婦驗小便,只是第一次掛號時有驗小便,其實這是不足夠的。孕婦的小便若有「蛋白質」及「紅血球」是腎病的徵兆,就是因為我當年的產前檢查沒有驗小便,腎部起了變化也不被發現。我的幼女是同年的七月出世,跟著數年我覺身體愈來愈不妥。一九八一年驗出有糖尿病,跟著是血壓高,又加上膽固醇過高,但偏偏那個屋醫生仍然未懷疑到我有腎病!一九八五年暑假,水落石出的日子到了,我入了浸會醫院大檢查,而揭發出了這個仿如世界末日的消息,我患了腎衰竭,已瀕臨洗腎階段!

  病發及視力受損過程:

  一九八五年暑假,我利用放假的日子,決定配戴一副近視眼鏡來看電視,適應一段時間,新學期開學時便用新形像來面對學生,因我其中一隻眼睛有百多二百度近視,看遠的東西時有些傷神。不久眼鏡配好了,也算差強人意。一個星期後,我和親戚帶兩個女兒去海灘游泳。那天是颱風後數天,海水很凍,我和兩個女兒又捨不得上水離開,因難得有人陪伴去海灘(我是不懂游泳,需人幫忙照顧女兒),我推想那時我的血壓一定很高,因我不準時吃藥,更沒有定時量血壓,據我病發後檢討,海水令我凍到發抖,而病發入院時一量血壓,竟達二百度上壓,可能游泳發抖那段期間,眼部的血管爆了而不自知。那天泳畢回家,戴起眼鏡來看電視.......噢!怎麼右眼模糊不清,一定是眼鏡配得不夠度數,我立刻去眼鏡舖要求覆驗及另換鏡片(因有一個月保用期)。經過一輪驗眼,那個驗光師說我的眼睛有毛病,提議我去看眼科醫生。第二天又到眼科醫生那裡檢查,他又說是我的身體健康有問題,提議我去看內科醫生。於是,我的表弟介紹了一位有經驗的內科醫生讓我在浸會作全身檢查及化驗,例如:照心電圖、照腎、驗血及驗廿四小時小便。報告出了,是腎衰竭末期,跟著的過程是往公立醫院求醫及獲得排期洗腎(因暫時腎的功能仍能發揮作用)。現在回望那病發過程,雖然不堪回首及當時是狼狽不堪,但卻是一步步踏向得醫治的途徑、父神是一路在牽引著。慈愛天父將我的身體及視力保守得「恰到好處」,父說:「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

  洗腎前的預備工作:

  腎科主診醫生預測大約一年之後,可能會進入洗腎階段,現先做預備工作。因我病情較複雜,比一般純粹只是腎衰竭的病人更棘手。我是兼有糖尿病及眼部爆過血管,恐妨將來洗腎過程中,洗血機替血管所帶來的壓力會衝爆血管,原因是糖尿病人的血管較脆弱,尤其是恐怕眼部曾受傷的血管會再受壓而再次出血引致盲眼,故現在在洗腎前先轉介眼科醫生,他的計畫是準備替眼部做激光手術,就是替眼部曾受傷的血管修補,好像燒焊的道理,將眼部受過傷的血管之破口鎖實,以防止再度出血,故在公立眼科診所排期做激光手術。

  神恩浩大:

  覆巢之下無完卵,但我的情況是覆巢之下,仍有完卵,皆因是大能天父的恩手在承托著。根據眼科醫生的報告:我其實是左右兩隻眼都曾經爆過血管,不過,左眼的血管並非爆中要害,故現在仍能閱讀文字。哈利路亞!主耶穌太奇妙了!現在醫生的處理方法是:右眼因受傷太重,做激光手術也無用,故放棄治療,現在亦不能閱讀文字,看東西也模糊不清。眼科醫生決定替左眼做激光手術,以防止再度出血,使其可維持現狀及功能。感謝神!左眼的激光手術是成功的,我的左眼一直維持現狀,在激光手術之後四個月,我便進入洗腎階段。在第一次的洗腎過程中,我心情緊張及四圍觀望,我在考驗自己眼部的血管有否被洗血機帶來的壓力衝爆以致盲眼,尤其是左眼的情況我最關心(唯一一隻尚算健全的眼睛)。感謝神!不但我左眼的視力安全無損,我全身的血管都能抵受洗血機所帶來的功力及衝力,亦代表我以後可以在公立醫院接受廉價的洗血治療,使我可以上午照常在津貼小學任教,每星期兩次的下午在公立醫院洗腎,一切生活照樣,丈夫雖然早逝,但母親替我照顧家庭,兩個幼女照常在校內受教育,大致上維持在我病發前的生活模式。而從做完眼部激光手術至現今,已幾乎十八個年頭了,我左眼的視力功能仍然良好,更加沒有變壞,是維持現狀,真是主恩無盡,超乎我所想所求。

  軟弱愈多,恩典更多:

  回想十八年前,當我往公立醫院排期洗腎時,醫生在考慮給我那一種治療方法時,是進退維谷的。原來洗腎有兩種、一種是洗肚,每六小時灌一包藥水入肚內(經過導管),每天換三至四包水。另一種是洗血,在手臂上兩條血管泵血入洗血機循環洗淨泵回人體,每星期去醫院兩次,每次約六小時。因我病情複雜,有糖尿病及眼部爆過血管,當日醫生說:「血管脆弱的病人較適宜接受洗肚治療方法」。我懇求醫生讓我接受用洗血機的治療,即每星期下午兩次到醫院洗血,上午便可以照樣工作以維持生計。醫生回答說:「在我們公立醫院的洗血病人中,時至現在為止,從來沒有一個接受洗血治療的病人中,是兼有糖尿病及眼部爆過血管的。」後來,醫生們經過開會決定,承諾病情發展至需洗腎時便讓我接受洗血治療,但接受洗血時我的身體血管(尤其是眼部)是否抵受得住及能否適應,仍是未知之數。所以,在我洗血前那十四個月,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時期,心情是患得患失,戰戰兢兢,但那時三母女一起倚靠神的心是最強烈的。

  一九八七年一月七日,神帶我衝破重重難關,成功接受了第一次洗血,雀躍之情,非筆墨所能形容。現在已是廿一世紀,在公立醫院亦已有腎衰竭的糖尿病人接受洗血治療。但是,無論如何,在十八年前,根據當年醫生的描述,我應該是第一個獲得在公立醫院洗血的糖尿病人。是主耶穌一步步引導我踏上得醫治之路,昔日兩個年幼的女兒,今天已是教師及會計師,真是主恩無窮,唯用餘生侍主,報答主恩。謹以此感恩見證,呈獻對我無限恩寵的主!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神學縱橫】

【真情真性】

【作兒女的父親】

【交流點】

【才德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