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與助手

2055 期(2004 年 1 月 11 日) ◎ 才德女子 ◎ 黃慧貞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由於女兒連續幾個星期的各樣多姿多采的活動,我難得地有較多的空間接觸女兒生活周遭的各方大小人兒。一個久違的問題不斷的通過不同的方式重新表述。一個同事忽然會問:「你的家傭與女兒的關係真不錯,你會妒忌嗎?」踫上一個長輩,她讚歎說:「你女兒的長相愈來愈像你的家傭了!」這邊老師說:「孩子可真獨立,傭人把她教導得還真不錯。」那邊一個小朋友的家長則勸諭:「你平日工作這麼忙,當心孩子跟傭人學會撒嬌。」;母親與家傭對孩子的照顧和教養似乎是一個競賽。

  《創世記》男人是創造的中心,女人是輔助他圓滿上主神聖形象的助手。像今日在社會建制的分工之中,助理自然是副手,為服務主管而存在。當社會仍然將男性定位於事業成就的脈絡上,女性的最佳角色自然是「賢內助」,目標是解除男性工作上的後顧之憂。在家事上,既然一個職業婦女有一份賺取相當收入的專業,在家裡為她照顧幼兒的家傭自然是一個輔助;在整個照顧和教養的關係上,母親與孩子仍然是主體,其關係無可代替。這個觀點的謬誤在於對「幫助」的理解,忘記了「幫助」的最大源頭是上主;特別是祂如何「幫助」我們在無助中找到希望。

  我當然明白作為一個母親對孩子有不可易替的責任。然而,曾幾何時,我們會認為愛我們孩子、可以在生活上影響她的只得母親?又或孩子最愛的人也只得一個而且只應該是母親?因為我對孩子的喜愛,也喜歡與孩子自然地流露各樣感情,女兒與我的關係既深且濃,自是其他人所不能代替。然而,我的家庭助手由女兒六週大開始照顧她到今年五歲多,女兒與她的感情也是不能言喻的。我和我的家庭助手絕對不需要競賽;相反,我、女兒和家傭在各自的空間中分享著超越血緣的鍾愛與情感,重現一種悠久歷史以來非排拒性的「集體式」長幼關係。母親與家傭,通過對小女兒成長的珍重,成為了彼此的「幫助」。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神學縱橫】

【真情真性】

【作兒女的父親】

【交流點】

【才德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