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南韓基督教的勃興與華人同化問題
從南韓到香港教會的合一性

1906 期(2001 年 3 月 4 日) ◎ 文林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摘要:戰後韓國(南韓)教會被認為是「當代的神蹟,七四年福音大爆炸,七七年全國福音化運動,都有百萬人以上的大聚會。」「屬靈復興的氣氛相當濃厚」,是「亞洲最堅強的基督教國家」。在這令基督徒興奮的背後,同時卻又使我們對教會和民族之間的合一問題感到憂心忡忡。凡有海水流到之處便有華人,何況是近在咫尺的韓國呢!(南韓為本篇所述部分,此乃由於北韓政府自成立以來採取封鎖的政策,華僑處於鐵幕地帶,對於他們的生活,則資料甚為欠奉。)雖然,戰後南韓基督教十分興盛;但卻形成了一個特殊的現象,便是華人教會與韓國居民分隔,形成互不交往的狀態。反觀今日香港教會,亦同樣面對教會和信徒之間的合一問題,而香港教會又能否以此為鑑,抑或重蹈覆轍呢?而筆者相信有關「教會的合一性」問題正是基督教站在世界當前首要關心的問題吧!

  自古以來,韓國是一個宗教多元的國家,神教、佛教、基督教、天道教、日本道教等均在韓國廣泛流傳。雖然如此,二次大戰以後,韓國的基督教日見興盛,成為韓國的的重要宗教。基督教之所以能夠在韓國長足發展,實由於基督教鼓吹人人平等的思想,以及傳教士對社會人士的關心。同時,戰後北韓殺害基督徒,使大批基督徒逃到南韓,南韓的基督徒便頓時激增。事實上,戰後基督教於南韓發展十分蓬勃。在一九四七年,梵蒂岡在韓國設立教廷使節館,並於一九六九年任命金壽煥為第一位韓籍樞機主教。踏進七、八十年代,韓國基督教更被認為是「屬靈復興的氣氛相當濃厚」,是「亞洲最堅強的基督教國家」。韓國有很多教育家和政界紅員是基督徒,軍隊中半數人是信主的。而韓國約有六十個基督教新教宗派存在,其中包括長老會、監理會、浸信會及聖公會等。一九七三年的葛培理佈道大會吸引了四百五十萬人;之後,更有「全韓國福音化運動」的出現。其中好像韓國漢城「全備福音中心教會」(Full Gospel Central Church)會友於去年增至七萬五千人。又像一九八○年韓國與舉行「八零年世界福音化大聖會」,有七萬人決志信主。

  八十年代,韓國的新教徒有7,180,627名及21,243個教會,佔韓國總人口約百分之二十,其比例遠超過基督教傳入較早的日本或中國。由此看來,基督教在韓國已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不過,雖然戰後南韓基督教出現了勃興的現象;但卻形成了另一個特殊的現象,便是華人教會與韓國居民分隔,形成互不交往的狀態。自一九五五及一九五七年,外國宣教士(包括:北美長老會之梅凱蘭教士Miss Helen Mcclain和美南浸信會宣教士巴爾珂Rev. & Mrs. Ear Parkers)已投身南韓的宣教工作。巴爾珂夫婦到釜山市來,設立中華浸信會。

  先在釜山市郊區購地,計畫建堂和建華僑難民公寓,卻因當地居民迷信,諸多攔阻,後遷往市區草梁洞建禮拜堂,堂址與中華基督教會之福音堂相近,因而成華人教會與當地居民彼此不來往。自一九七○年代,南韓共有八個華人教會,隸屬於兩個宗派:(一)中華基督教會—該會共有七個會堂,設在漢城、仁川、釜山、水原、大邱、群山及永登浦等地。華僑教會傳道人多從台灣聘來。(二)中華浸信會—該會只設一所教會於釜山,一九七六年由台灣中華浸信會差來一對華人宣教士夫婦,負責掌管教會事務。不過,韓國教會事工依然採取閉門自守的方式,並沒有與韓人教會來往,由此做成華僑生活獨立、不與韓人社會交往。

  加上韓國華人教會非由韓國人帶領,而是全由華人自養,華人更難於投入韓國社會文化生活之中。其中十分關注南韓華僑福音工作的便是台灣教會和信徒。例如:一九六一年,中華基督教浸信會聯會便差派林南添牧師赴韓國釜山市任該地華僑浸信會牧師職。

  一九六四年宋其正牧師赴韓國光州開闢新工場,一九六九年轉漢城中華基督教會工作。一九七六年曾敬恩牧師接受聯會差派前往韓國釜山。一九八二年黃剛銳牧師接任釜山信會牧職至一九六七年止。

  之後,由曲耶爽夫婦繼續釜山浸信會的福音工作。華人教會除了吸納華人信眾及以華人領導外,教會內部亦是以山東語為基礎,這些使華人信徒對韓國基督徒產生了一定的排他性。

  雖然,戰後南韓基督教出現了勃興的現象;但卻形成了華人教會與韓國居民缺乏溝通,阻礙了教會的合一。至於如何把不同民族或種族的基督徒共冶一爐,發揮彼此相愛的精神,相信正是基督教站在世界當前首要關心的問題吧!反觀今日香港,教會、福音機構、書室、神學院、出版社、教會醫院和基督教學校林立,而基督徒的人數亦不斷增長。香港的教會雖然並沒有韓國教會與華人教會缺乏溝通之情況;然而,香港教會和信徒仍然面對分化的危機。好像有宗教界人士批評香港基督教有太多不同的宗派,五花八門,這實是有礙教會的合一見證;亦有學者提出教會傳統一代與現今一代(包括牧者、傳道人及信徒),彼此欠缺溝通,由是形成鴻溝;又有人言基督教界並沒有關心新移民的問題,令不少新移民仍被拒諸門外。今日香港教會能否以韓國教會為鑑,抑或重蹈覆轍呢?這實有賴教會人士的共同努力吧!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溪水旁】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貞潔有道】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