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癲狂,何處安息?

2875 期(2019 年 9 月 29 日) ◎ 城市心靈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已故曹新銘牧師在他的自述《憂患餘生》,提到他痛失兩個兒子的憂傷經歷。

  他說在他的人生中,經歷過失去妹妹、哥哥、姊姊、父母親,這都為他帶來悲慟,然而當他失去了大兒子,及至幾年後又目睹幼子去世,內心的悲慟可謂極致,非筆墨所能形容。

  為此,曹牧師寫一首詩,詩題叫〈我心欲狂〉,訴說他無垠的苦情。

  「我心欲狂—

  我心被磨石壓傷;

  被大錘擊碎;

  被鐵筆烙穿;

  ⋯⋯

  上帝啊,我心散亂,無所歸依,

  只有投靠在祢懷中;

  我心癲狂,何處安息?

  只有安息在祢的胸膛!

  在這難堪的時刻,誰能慰我?

  我只有向着祢----

  向祢祈求,向祢唱詩;

  祈求,祈求,求到我心昏沉!

  唱詩,唱詩,唱到我聲瘖啞!」

  這首詩可類比以色列人的「哀歌」,一字一淚,訴出深沈澎湃的苦情。父母失去兒女,其痛苦乃一切喪親之痛的最痛,除了向上帝哭訴,再沒有別的哭訴對象。

  曹牧師又提到兒子去世令他感到一份莫名的罪惡感,因為自己把他帶到世上,卻不能盡父母責任看護他成長,這彷彿是自己失職,更加是罪過。

  我想世上但凡痛失兒女的人也有這份自責自罪的苦情,幸好曹牧師在痛苦中找到哭訴的對象,就是愛我們到底的上帝,由此他的苦情總有了一個出路。

  我個人並不認識曹新銘牧師,但認識他其中一位公子曹敏敬牧師,猶記得他多年前曾提到他年輕時家住長洲,而父親曹新銘牧師乃服事於中華基督教會長洲堂。今有機會拜讀曹新銘牧師的自述,對他們一家倍添敬意,待日必到長洲基督教墓園,在曹牧師墳前,獻一束百合,以表敬意。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培靈奮興大會 禱文】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廣蔭頤養】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誰明宣子心】

【譯經隨筆】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