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真實的?

2868 期(2019 年 8 月 11 日) ◎ 文林 ◎ 傲潔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數月前收到一個訊息,是闊別多年的好友請我為一位重疾纏身、比我年輕十歲的姊妹守望禱告。雖然不認識她,代禱,我非常樂意,對腎病加舌癌苦不堪言的病患,惻隱之心,憐憫之情,人皆有之。是故她在我心上,只要想起,自會真切地為她的病況向神祈求。

  好友不斷傳來她的近況,似乎愈來愈不樂觀,身體的痛楚令她無法進食與安眠。幸好,有男友在旁不離不棄的陪伴、家人無微不至的照顧及教會會友熱情的關懷與同心合一的祈禱,陪她走過這段死蔭幽谷。

  代禱間,我無法天真地想:「求神醫治她,使她痊癒,好為主作見證。」因我深深明白:按她的情況,隨時會被主接去。但我依然無時無刻不停息地為她祈禱:「求神與她同在,陪伴她、環抱她、安慰她對她說話,讓天父豐厚的慈愛取代她肉身的痛苦,使她經歷身心靈的安息,而且滿懷殷盼,歡歡喜喜地等待着與耶穌相遇的時刻。」

  進入六月,香港也走進多事之秋,剎那間成為全球新聞焦點,至今仍未平息。這位與我素未謀面的姊妹卻於七月底安返天家,留下親人朋友在紛亂的局勢裏繼續生存着。

  死亡是何等真實,何等堅強!

  我常想:人世間浮於表面的情境有多少是虛幻的、偽造的?人性的外殼又有多少虛偽與欺騙?人口裏說出來的話有時挾帶着「自我欺哄」,就連日記裏「白紙黑字」寫下來的文字有時也是潤飾過的虛情假意,只為了遮掩生命底層最真實的黑暗面吧了!

  這段以禱告陪伴瀕臨死亡的姊妹的日子裏,我恍若也走在通往死亡的路上,警覺到:周遭日夜糾結的人事紛亂、虛情實景,都逐漸地、逐漸地隱退到沒有分量的角落裏,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無可抗拒的力量,帶領着我面對最真實的我,以及那位賦予生命、最真實地存在着的創造主。

  是的,這是全人類最終要「面對面」面對的光景:將最真實的生命本質赤裸裸地坦露在永生上帝跟前。到那日,虛飾的外殼包不住我,欺矇的語言也掩蓋不了壓抑良久的心虛,在上帝面前,一切都赤露敞開,我無法用自己的標準,為曾犯過的錯辯護,上帝是握着祂的真理,看待我在世間活過「最真實的生命」。感謝耶穌,是祂救了我。我下跪,懇求釘十字架的基督用祂流出的寶血,洗淨、除去及塗抹我從過去、現在及未來的一切罪惡過犯,救我脫離罪的牢籠。

  為姊妹代禱期間,我天天在上帝面前這樣地認罪悔改。漸漸地,我感到上帝與我很靠近,覺得很輕鬆,而且敢於把真實的本我毫無保留地顯露在祂面前。原來,是耶穌的寶血覆蓋我充滿罪性的本質,是主的愛纏裹我無法活出真理的標準和討上帝喜悅的生命。如今,慈愛的天父是透過耶穌來看待我,我能討祂歡心蒙祂所愛,因耶穌一切人性最真實的美好護庇着我,我確確切切地成為天父的女兒,可以坦然無懼與「阿爸父神」面對面相遇。而這一切,其實是基督信仰的起點呢!

  我忽然自問:「難道當初信耶穌不是從這起點入門嗎?」於是,我翻箱倒櫃似的追溯廿幾年的信仰歷程,驚覺自己有多少禱告是跟上帝求東求西,以為用意志力多多禱告上帝就會把想要的給我,而我這個人卻是有菱有角,說一套做一套,真實的我充斥着自我、自私、自義、自欺、自憐、自疚、自責……,我無法活出基督的榜樣來榮耀上帝。

  我常想:人若要真實地面對上帝,信徒也好,非信徒也好,有多少人還能在上帝跟前遮掩自己的罪性?人口裏心裏的謊話可自我蒙蔽,卻終究無法篡改聖經真理的一點一橫,有天我們都要為自己不肯悔改的罪交帳,這是生命最真實的時刻。感謝上帝的憐憫,祂帶領我從正確的起點重新入門,使我把生命完全交給耶穌,讓祂改變我,使我漸漸活出表裏一致的生命。

  姊妹辭世前非常平靜,她與外界的暴風雨全然隔絕,安穩在天父懷裏,告別肉身的疼痛,經過「出死入生」的通道,真真實實地與主耶穌永遠在一起。我真想寫一封信交給她,請她幫我遞給天父,告訴我最真實的爸爸:「爹地,我不夠好但您依然愛我,我何等需要您,我不要別的,只要您時時刻刻真真實實與我在一起,我就滿足了!」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第四屆十大傑出長者】

【譯經隨筆】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