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的朝聖者

2868 期(2019 年 8 月 11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華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你不能追捕當下,不能用網子和勾子去追趕它。你靜待之,空着手,就會滿載而歸。」(安妮・狄勒德)

  安妮・狄勒德早年創作以梭羅為師,其成名作《汀克溪畔的朝聖者》(Pilgrim at Tinker Creek)另譯《溪畔天問》,這是向華爾登湖畔的梭羅致敬的作品。朝聖(pilgrim),是直譯,也是創作心態。借用本仁約翰《天路歷程》書名第一個字pilgrim,正是朝聖之旅。天問,借用屈原的詩名,是意譯,也是創作取向,透過對大自然深情的凝注和觀察,與上帝對話。華爾登湖畔是梭羅鑽探自然生態、社會、人生課題的研究室,安妮則以汀克溪(或譯聽客溪)為她潛修生物學和自然神學的課堂。兩人同樣專注於水澤之地,汲取滋養靈魂的泉源。二人同樣以理性詩性兼具的筆觸去描摹。

  梭羅視漫步如朝聖之旅。途中他隨時會發現一片新天地新氣象。十一月的一天,他目睹非同尋常的日落。夕陽竟然如晨曦般落在枯草和樹枝上,整片草地宛如天堂。枯草殘葉都鍍上了一層金。他發覺在漫步中,太陽始終會以它的光芒,照進我們的頭腦和心靈;並用一種覺醒的光,點亮我們整個人生。燦爛的夕陽不但為枯草殘葉鍍上金,也提升了他的心靈。他稱這時候的光,是使他靈魂「覺醒的光」。

  安妮在聽客溪畔學會了安靜。安靜使她滿載而歸。聽客溪是由聽客山深不可測的心臟滲出的純淨細流,漸流漸寛,承載了時間的雜質,流到她所在之處。小溪彷彿是未來從上游朝向她流來。樹根樹皮都活得長久,而人不過是客旅是寄居的,在世日子如同影兒。我們無法如樹木般與閃電、高處的災難、稀薄的空氣為伍,但我們可以得到光。樹木勾起記憶,活水療記憶之傷。小溪是調停人,慈愛、公正,包容她最齷齪的惡行並化解之。小溪彷彿聖靈,供水給一個不值得供水的世界,給與光源讓細胞飽和。她感到雙頰雙唇上噴來一陣霧氣,聽見永不止息的嘩嘩水聲,實在不值得受此恩寵。她面向上游時,溪面上的光向她衝來並邀請她:「嘿你要是口渴,到水邊來;嘿你要是餓了,到這兒坐下來吃東西。」這就是光,灌入她喉頭的空氣,將她灌滿讚美。

  她發覺她不能追捕當下,只能安靜等待,空着手,滿載而歸。這個古老的岩石星球天天都過生日,並得到當下這份禮物。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第四屆十大傑出長者】

【譯經隨筆】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