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生命的新階段

2807 期(2018 年 6 月 10 日) ◎ 教會觸覺 ◎ 林豔芳牧師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的事奉生涯:

  我二十四歲出來傳道,在機構工作三年,我知道這不是我當走的路,主引導我回到自己教會的佈道所事奉,當個「一腳踢」的小堂主任。四年後我又清楚堂主任也不是我生命的方向,就在萬分不捨的情況下毅然離開,再進神學院進修,重整事奉方向。兩年後,我踏進旺角浸信會女傳道的職事,當時真有坐對了座位的感覺,我可以用辦公時間去探訪;可以在辦公室做輔導;可以訓練信徒並在實習中陪伴他們成長,因此三十年就這樣的過去了。二零一三年我正式在崗位上退下來,並在福音堂協助半職一年就離職了。

  過渡退休的日子:

  我有心理準備退休,但是我本身是個實幹型的人,四十年的事奉,除了每年放大假會出外旅行,其餘也不多娛樂的日子,心中知道我必須由全職的忙碌中漸漸減速。也感謝神為我預備一份半職工作,到前線一個睦鄰中心照顧長者牧區及婦女福音工作。每週三天工作,講道、栽培、探訪、關心需要的貧窮人,因此我也有足夠收入供養年邁的母親並工人。這份半職工我做了三年才停下,由於媽媽已經九十七歲,行動要更多協助,也希望多點時間陪伴她。不過我沒有全然退下,我還在旺浸的分堂樂滿浸信會協助作顧問牧師;也在相熟的教會講道;有需要時做些訓練工作。

  退休的另類生活:

  母親在我停工後一年便睡着回天家,而我也真正進入自己的退休生活。自母親離去,工人姐姐還鄉,我開始擔綱「煮婦」的角色,買餸、煮飯;還有清潔家居,這些家事花上不少時間。還好,我喜歡煮食,雖經驗不多,但也可以努力改進。隨着同輩的朋友同學都逐漸退休,多了一些飯局、下午茶聚,然而這些不定期約會倒是無從規畫的;加上講道、訓練時間都不是我完全可以決定的,因此我一生習以為常很有規律的時間表也退伍了。

  退休的教會生活:

  三十年來在旺浸事奉,教會已然是我的家。一羣牧養多年的老會友;還有一羣從無變有的戰友,多年同行,合拍無障。離開,可到哪裏去找一班這樣的同路人?難捨難離、彼此牽掛。留下做一個會友可以嗎?不竟三十年不是一個短日子,由姑娘到牧師,我怎樣脫下會友心中這個傳道人的印象?我留下來,是否會影響繼任者的關係建立?我沒有答案,只是留心前人的經驗,也細心觀察自己的處境,我還在禱告中!

  尋找、等候、再創新生:

  二零零三年開始,我全身投入長者事工。年老的日子,教會生活、合適的事奉崗位,對長者都很重要,我培育他們去祝福身邊的人,做年輕人做不到的事。我也希望我年老之日,在教會中可以做個祝福身邊人的老者。我正在尋找哪裏是我將來屬靈的家?是旺浸、樂滿、回到我的母會潮浸⋯⋯還未有定案。

  等候,因我現時仍有顧問工作,仍要出外講道,未能每週留在同一所教會,可能再過一年、兩年,也應該停下來吧,就可以留在一間教會裏,熟悉後也可以參與會友事奉。

  記得我年輕在旺浸事奉之日,一位早年的女傳道仍有回來崇拜,她已九十歲,我探訪她時,她總是先關心我,有一次她的一句窩心話,叫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她是不一樣的會友,這些眼淚,是不曾這樣地流下的。還有一位我拍檔多年的老執事,她是我初信栽培事工的老臣子,她協助栽培新人直到九十五歲。我希望我若有年老之日,也能如此事奉神。我禱告求主為我預備一個屬靈的家。

  結語:

  退休五年了,退而不休是我生活的寫照,但內裏卻每一年都在轉變和適應。退休跟以前最大的分別是無特定責任,探訪、傳福音、甚至講道都是豐富你生活的一部分,這些事奉,已成為我生命的祝福,也希望成為接觸我的人的祝福。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