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凍大堂

2765 期(2017 年 8 月 20 日) ◎ 平視人生 ◎ 李灝麟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某天晚上,我的視力突然變模糊了,人也有點眩暈。上網搜尋了一些健康資訊,赫見情況可大可小,輕則患眼中風,重則預兆腦中風。不同的文章皆指向同一結論──切勿延誤就醫。於是,馬上換衫趕往急症室,抵埗剛剛是半夜十二時。

  登記後不久,我被分類為「次緊急」病人(其他分流級別包括危殆、危急、緊急及非緊急),即時捲入漫長的等候期──足足五句鐘。期間我愈坐愈冷,由於適逢炎夏,身邊不乏短袖和熱褲人士。大概是大家都失了預算,估不到室內、外溫差相距甚遠。我嘗試閉目養神,不過大堂的膠凳太硬梆梆了,忍受百二分鐘已不容易,熬足一個通宵實在相當磨人。

  翌日,被轉介到眼科中心作進一步檢查。這趟順暢多了,不消一小時就一一完成登記、診症及覆診預約。候診的待遇也是兩碼子的事,座椅不單柔軟有墊,大堂還有裝設平面電視播放即時新聞。

  兩所都是公營機構,為何病人的體驗截然不同?有說是急症室被人濫用,但我並不認同,至少針對通宵達旦求診的人來說,試問誰會在冰封似的候診大堂由午夜苦等至凌晨?也許只有三類人:窮人、身體的確不適的人;以及憂心病情惡化的人。我看到的是一個服務斷層(因人手、資源不足),和一個長年被忽視的社會問題(一大班病人滯留在同一空間互相交叉感染)。

  大堂可以並不冰冷。兩所醫療機構均張貼了不同標語,包括「語言暴力,不堪入耳,加強溝通,互相體諒」、「愛惜醫護人員,防止暴力發生」等等。我個以為,「暴力」的根源不在於前線醫護人員沒有緊守崗位,也不在於病人太過刁蠻,而是掌握公帑運用大權的人會否體察民心,不容自己朦朧了事。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