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與躁

2763 期(2017 年 8 月 6 日) ◎ 品蘭集 ◎ 文蘭芳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苦熱。香港是彈丸之地,卻不能倖免於全球氣候變化的苦果。

  你不必知道天文台說氣溫又打破了記錄,或香港某處錄得若干若干度高溫,你也會知道實在很炎熱。因為低氣壓,濕氣積存,體感溫度又比量度所得的溫度更高。站在路旁等待過馬路時只覺強光眩目,頭頂似可煎蛋;走在路上但覺衣履盡濕,黏在已經很黏的皮膚上。連街頭巷尾的「邊爐煲」也減少了圍在旁邊抽煙的男男女女,我有點好奇,不比尋常的炎熱會不會有助人戒煙!

  人造室內的冰涼竟與高溫天氣背馳,街外愈是熱,室內或車內則愈是冷,冰火同煎熬,難怪不少人生病了。公共地方聽到許多咳嗽聲音。上一兩代的人對付這些暑疾往往是喝涼茶,消解燥熱。今天此路基本上不通,我們與四五十年前的人生活模式徹底不同,很少勞動,過分加工。最簡單的例子,以前哪有人天天喝冷飲的。前人留下的生活智慧,不一定適用,反而我們得更多反省自己的生活,學習更多了解自己的身體和精神狀態。

  燥與躁不同,中醫理解燥有熱燥有涼燥,都可通過不同方法處理,躁則是心理狀態,也是今天普遍的情緒。這個小小的城市,瀰漫着躁動和疲憊,不是不令人憂心的。年輕人的躁有時是躲在冷氣間寫盡不負責任的偏激之詞,成年人的躁則是在他們掌握的米高峰前冷酷無情地搬演自己也不相信的謊話,同樣是冰火同煎,於是大家都疲憊了。

  躲在冷氣間祈禱唱詩的我們,是否能走出人工的假舒適,以真實的熱誠撫慰躁急而冰冷的心靈呢?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