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醫治的邊界

2742 期(2017 年 3 月 12 日) ◎ 信.道.靈.心 ◎ 許德謙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如果我問你:住柴灣的一位先生婚姻出了問題,與你何干?你會怎麼想?

  可能許多人會想:我不是住那區,應該沒有影響。誰也沒有想到,今年二月十日晚上,這位先生就在地鐵車廂內縱火,波及許多無辜的受害者。原來精神病人的怒火可以燒得這麼近。於是,近日報章有許多文章指出:精神病並不止是個人問題或家庭問題這麼簡單,更牽涉社會資源、社區配套和支持,與及整個醫療系統的問題。這是一個老掉牙的問題:精神病不可以光靠藥物治療,還要有許多層關係的重建。

  有一次,有一位學生問瑞士精神分析師榮格(C.G. Jung):「心靈有邊界嗎?」按莫利.史丹(Murray Stein)的印象,榮格當時是這樣回答說:「心靈不止沒有邊界,它還是跨界的。」晚年的榮格認為,人與人的心靈可以在遠方互通,提出「共時性」(Synchronicity)的概念,人的心靈具有跨過物質藩籬,與萬物感通的能力;這是一種遠超平常的小我(ego)的「超越性的功能」(Transcendent Function)。對於榮格,莊子「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齊一」的天人合一理想,並不是不可能的事。這令人想到約翰福音十五章五節裏,耶穌提到的「我(主)在你裏面,你在我(主)裏面」這種神祕關係,榮格的本我(Self),就有這種超越性(甚至神聖)的意味了。這個跨學科的課題,當然不能在這小小的專欄裏詳細解說。

  陳錦權博士提出,如何清楚界定甚麼是「心靈醫治」時,其實也迫使心靈關顧者檢視自己的人觀和宇宙觀了;就是說: 如果你信賴「認知行為治療法」(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你關心的心靈問題就限於一些可以觀察和操控的思想言語和行為,其他看不見的潛意識衝動和幻想,甚至更深層的文化「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問題,都不會關注了。

  多謝莫鉅章導師的文章,提醒及早修補夫婦關係的重要性,也提到一個可用在公司的工具,促進敵意的減少和互信的增加,在這撕裂和怨氣充斥的時代裏,是很重要的,關係的修補就是要落實在日常生活裏。

  黃佩芳博士「神聖治療」一文,把心靈醫治的重心帶回上帝那裏。是的,我在心靈關顧的過程裏,很多時都不自覺地在做「歸心祈禱」,希望透過與來訪者建立的治療關係,讓來訪者「道成肉身」地體會神的臨在和愛。當然,如果治療有果效,我會鼓勵來訪者回顧和回味這個過程具體發生了甚麼深刻的互動(如:他做了或說了甚麼,我做了或說了甚麼,這些互動對他的影響等),左右腦互動整合,印象加深,好讓這種改變可以帶到他的日常生活裏,持續深化。

  許德謙(道風山基督教叢林靈修導師及精神分析師)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信仰通識】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智慧男本】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