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浴鳳凰話西貢

2720 期(2016 年 10 月 9 日) ◎ 城市心靈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越戰頭尾打了超過十年,生靈塗炭,戰死的兩越士兵幾近百萬,單是美軍已死了四萬多。

  一九七五年四月底,美軍全面撤出後一年,北越揮軍南下,一舉攻入南越首都西貢(今稱胡志明市),坦克車衝破總統府的鐵欄,總統阮文紹倉忙出走,兩越正式合併。

  四十年後,越南如火浴鳳凰,已得重生。今日的胡志明市,一方面保留着昔日作為法國殖民地的風情,如法式矮矮的樓房、窄長街道兩旁種滿參天的樹木、街頭巷尾的咖啡小店,同時又添建了不少高樓大廈和金融中心。據云胡志明市平均每兩個人就有一部摩托車,難怪馬路上擠滿了摩托車,可媲美二、三十年前的台北和內地的大城市。

  上週我和家人剛到胡志明市,其中一個黃昏突然下大雨,我們在汽車上看見數以千百計的摩托車停泊在天橋底下,駕駛者紛紛拿出雨衣或簡單的斗篷,穿上後又立即風馳電掣的起行,似乎無懼於狂風暴雨。看見這一幕,我相信越南一定有美好的前途,因為駕駛者十之七八是年輕人,他們在雷電下沒絲毫退縮,這份氣魄令人欽佩。

  香港五、六十歲的一代對「越戰」毫不陌生,胡志明、吳庭琰、阮文紹、阮高祺、黎德壽的名字差不多日日聽到;甚麼西貢、河內、順化、蜆港的名稱也不絕於耳。十多年的越戰,死傷枕藉,但的確阻擋了印支半島以至整個東南亞的「赤化」。而北越攻佔南越之後,也沒有大清洗大屠殺,不像鄰國柬埔寨赤柬政權一下子殺了百多萬人。從這個角度看,越南這個民族得到較大的恩寵是有迹可尋。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培靈奮興大會 禱文】

【一起走過從前】

【信仰重尋】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各司其職】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