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四與二零一五

2652 期(2015 年 6 月 21 日) ◎ 新聞捕手 ◎ 陸輝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五月底在「教新」三十週年感恩崇拜後,三十年前一同草擬「信念書」的同工閒談時,提到當日的九七危機,及今天的政改危機。當比較兩者的嚴重程度及危機感時,不約而同地有相同結論:當前的形勢及危機較三十年前更甚。

  昔日的問題是九七危機,切身的問題是要否移民,而教會要面對的,更要加上如何在這種處境中牧養,以及教會將會怎樣去發展。深層的問題則是回歸祖國在共產黨治下生活。教會面對的爭議不多,只有在國慶日舉行國家日崇拜一事上﹐引起一些火花。

  今天的問題更多元更複雜。基本的問題仍然是在「一國兩制」。首先是理想與現實的抉擇。理想的政制是否可以在今天的現實中實行?若要堅持理想,則不知甚麼時候可以達到,以及不知期間將會發生甚麼事情。若要考慮現實,雖然也不知將會發生甚麼事情,然而可以期望一步一步達至理想。其次是普世及本土的問題。一方面的爭議是爭取普世價值的政治制度,而另一方面的爭議是從本土出發點來定位,最極端的情況是脫離母體獨立。從宣教學學到的功課,是三個階段的發展:從倚靠至自靠,再至互靠。今天本港政治制度也未嘗不可參考。第三是小我大我問題。西方文化價值重視個人權利,即小我,而東方文化價值重視羣眾,即大我。政改焦點是重視個人的選舉被選權,抑或要從國家安全角度來作一些篩選?最後是權力問題。政治最終考慮的,是權力。個人有個人的考慮、政黨有政黨的考慮、最後當然是誰來掌權。任何政治制度上的轉變,假以時日,都會影響誰可以有最後的話事權。

  昔日教會領袖感覺危機,因此一同聚集祈禱,求神引導。今天危機出現,倚靠神仍然是出路。先知耶利米的忠告,仍然適用:。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着得平安。」(耶二十九7)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一起走過從前】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爸爸劉言】

【牧心世情】

【經典看人生】

【親密關係】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