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Sound

2435 期(2011 年 4 月 24 日) ◎ 文林 ◎ 小駺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沈默,幾乎可以代表一切。它可以代表不滿,代表容忍,代表默許,代表尷尬,代表無奈,就是一切反應都寥落之際,它有無限的可能性。至於一個沈默的時代,沈默之間,又令人如許難耐?

  最近讀過關於舊約與新約之間,由最後一位先知瑪拉基,至基督降生之間的四百多年裡,猶太人再聽不到神的聲音,歷史首次進入對神失聰的時代—沈默時代。我想像不到那時代的猶太人活於如何痛苦的屬靈光景中—神再無默示,祂不再向自己發聲!或許嘗試想像,是經過叛逆、亡國、回轉,再繼續在不同強大帝國之間飄來盪去的這群神的子民,辛苦遭逢之後,造物主彷彿再不理會他們的苦痛。

  我想像不到,因為現代人都已慣於活於神沈默的年代,以為神不會干預,以為神無能干預,以為沒有神!這樣說來,基督升天之後,末世開始,這不啻是一個「新沈默時代」—前者求不著,後者不想求。

  這新時代怎麼樣?根本不用說到911,03年沙士、去年菲律賓人質事件,甚或個別摯親離世、朋友被屈枉逼迫,許多基督徒也提出同一問題:神為何容讓這事發生?

  

  沒有默示,民就放肆

  然後,又有人反駁:「當你生活上如何如何胡作非為,而從來沒有徵詢過神的意見,更遑論跟隨祂的腳蹤行時,為何到水深火熱,又要怪責沈默的神?」反駁叫上述人等為之語塞,口是堵住了,然而背後的詰難、對神對世事的悲憤卻總叫人無從釋懷。

  讓我們參考一下沈默時代的猶太人—世上已無神默示,於是一頭栽進先進、多元的希臘文化中,喜孜孜地住進埃及阿歷山大城,渾忘自己祖先曾捨死忘生誓要殺出此地。於是猶太人一代比一代更「希臘」,改個希臘名字、接受蘇格拉底以降的種種希臘哲學、穿當時很「潮」的希臘服飾,以至於產生希臘文版本《七十士譯本》聖經。阿歷山大英年早逝,未能征服世界,不過如他知道其窮一生發揚的希臘文化,果然強得同化了神的子民,他或感與有榮焉?

  又或是,像猶太的混血兒撒瑪利亞人一樣,因為被自詡blue blood的猶太人排擠,既被拒於正統門外,便自構正統,在基利心山上建立撒瑪利亞人的聖殿,繼續以他們的方式敬拜神,無路可行,惟有弄出個A貨來。

  要嗎?或像猶太教保守派那樣,反抗希臘文化,轉而專注於律法書的研究,他們就是後來阻擋耶穌的「屎坑石頭」—法利賽人與文士。他們失去默示,唯有持守過去,最後患上「腦梗塞」,接受不了新時代的來臨,拒絕基督。

  「沒有異象(或譯:默示),民就放肆」(箴二十九18),失去可倚賴的,總得找一些代替品,沈默時代「直把杭州作汴洲」,也只是無計可施的情況下的無奈。沈默時代,把不同的猶太眾生相照得裡外不是人,一點借鏡也搾不出來。

  沒有神的默示,現代眾生,又作何長相?今天?人可以活得放浪形骸,然後倒過來怕被神約束,所以拒絕基督,是我們比前人更堅強嗎?想想311日本地震吧!當你坐在電視機前目睹海水如推積木般蹂躪民居、車輛時,可有震驚得無以復加?是現代人習慣靠自己,抑或是慣於遺忘自己倚賴著甚麼?

  有基督徒表示,對這次日本地震及後續而至的核災難問題深感恐慌,他們會顫抖著問:是末世來了嗎?我也怕,但我的擔憂是:我為何還未「被提」?而對方卻是擔憂自己還未有準備好、自己計畫的人生還未成功、還未啟動,「媽!我這局遊戲尚未結束,可否晚一點才出來吃飯?」

  真奇怪,原來我們不覺倚賴了自己所訂定的種種人生計畫:只要妥善安排強積金、保險、退休金、基金、股票,最好還有一層自住以外的物業,那活於香港,就可以仙福永享,壽與天齊!神,我愛你,但可否稍為體諒我的人生計畫,最好種種災劫都發生於我百年歸老之後,末世之於我,只屬預言一道。

  

  默示的啟示

  神有說過我們一定不是末日的參與者嗎(雖然我也不希望是)?一九九一年老布殊攻打伊拉克,我在街上電器店外看新聞,心中難掩愕然:「真的要戰爭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北韓炮擊南韓事件時,不知你與我曾否心意相通?戰爭真的那麼難以置信嗎?聖經說:「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太廿四7)你又以為祂對誰說?

  或許上一個時代確是乏善足陳,但還總有先賢美德,值得新沈默時代之人效法—「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又公義又虔誠,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來到,又有聖靈在他身上。他得了聖靈的啟示,知道自己未死以前,必看見主所立的基督。」(路二25-26)原來還有一人,他熟悉關於彌賽亞來臨的預言,卻不像死板的法利賽人,他觀察時代,純真等候,最後真的於死前等得及四百多年來所有神的子民都盼所未及的彌賽亞,神的默示單單顯在他一人身上。我們感到安慰,原來在沈默時代中,還有這一號人物。

  當然,對於同時代不把耶穌視作基督的人,我們今日對之嗤之以鼻。但我們又何嘗不是做著同樣的事,明明說過末世就是有戰爭,有饑荒,有天災,這就是徵兆,你還求看甚麼?

  我們該怎樣面對新沈默時代?「又公義又虔誠」,還要問嗎?—不屈枉正直,憐恤受欺壓者,待人以誠以愛??好好去作一個值得人稱讚的基督徒、家人、朋友、同事、長後輩,不都是素常所認識之道?除了為主謹守己身,純真「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之外,難道你還需要買鹽?或是做任何其他的其他,才能安身立命?默示早已存在,而且一字一句也不准作廢;沈默亦是聲音,你要選擇不聽,悶雷何當勝蚊吶?

  

【要聞】

【聯會動態】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如沐春風】

【朝鷹珍藏】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釋經講道】

【家庭治療室】

【品蘭集】

【家庭醫生手記】

【職場攞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