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與子的距離

2353 期(2009 年 9 月 27 日) ◎ 童話人間 ◎ 林沙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當父親離去,他在兒子心裡留下了甚麼呢?

  在家的時候,不是休息,就是靜默,少與孩子溝通,更遑論一起遊戲,甚至擁抱親吻了。他長時間在外面辛勤工作,令家人得著安穩無憂的生活,這是他表達愛的方式—典型的爸爸。

  Daniel Gottlieb的父親,就是其中之一。在寫給孫子Sam的信中,提到與父親的距離。一直以來,每次向父親說再見時,都在猶豫:應該擁抱?親吻?還是握握手呢?結果,他甚麼也沒有做。然而,母親一次特別的堅持:親吻你的爸爸吧!他就半推半就地做了,沒想到,之後他就遇上一次嚴重的交通意外,幾乎全身癱瘓。

  父親八十二歲時患上心臟病,健康每況愈下。最後一次與父親見面,是很大風的一天。父親坐在窗前,享受著陽光。Dan推輪椅坐近他,用手臂環抱他的肩膀,一起靜靜地眺望屋前的大海,看著大風吹走沙灘上的足印,把沙吹入海洋,彷彿整個沙灘都快將消失眼前……

  爸爸仍然面向沙灘,忽然捉著他的手,親吻他的左手大姆指─那是他的手唯一有感覺的地方─再輕擦自己的臉……

  第二天,看護發現他坐在同一個位置,面向大海──離開了。

  A仔爺爺離世那刻,沒一個親人趕及見他生前的最後一面,那是家人最耿耿於懷的。

  爺爺的病到了末期,A仔爸爸幾個兄弟姊妹決定輪流每天回到舊居探望兩老。後來他說,每次去到其實只是吃個飯,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話家常。離開時,有時會摸摸他的頭。

  年輕時,話更少,而且火氣猛。孩子不聽話?「接觸」起來,就是打!大部分時間,在外辛勤工作。也是典型的爸爸。退休後,火氣反而收了,多了笑容。

  A仔爸爸現在每想及父親,最深刻的,就是他坐在慣常的椅子,沈默無聲的畫面。還有,當父親在醫院離世後,最後一次,輕輕撫摸他的頭,涼涼的,與平日不再一樣。

  “Someday, Sam, you will take the measure of your own father.... But I know that none of those judgements or measurements matters very much right now. What matters is the way you look at the ocean together.”--Letters To Sam, Daniel Gottlieb.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三人行】

【問道】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靈修果園】

【青蔥校園】

【特稿】

【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