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禮儀與個人靈性之關係(六之二)

2268 期(2008 年 2 月 10 日) ◎ 神學探索 ◎ 杜錦雄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廿一世紀、後現代文化不斷影響社會的今日,基督徒究竟還帶著甚麼的心態,來參與教會的崇拜?有的基督徒認為是安靜虔誠地坐著,夢幻般的靜思一些超凡抽象之物。有一些基督徒又會覺得它只是一種禮拜儀式,一種在特定的時間、地點,配上恰當的氣氛、話語、音樂所舉行的固定儀式。還有一些基督徒把它與動作或是情緒看為同等,對這些基督徒而言,那高昂的情緒、大聲的呼喊,或是狂亂的活動都使敬拜達到高峰。

在舊約中的敬拜觀念

  根據出埃及記的記載,使我們知道「群體敬拜」應該是由神吩咐以色列民建造會幕之後而開始的(出十九至四十章)。而根據出埃及記十九至二十章的記載,就更加使我們知道敬拜的源頭乃是由於神與屬祂所揀選的子民「立約」,並頒布十誡要以民專一的敬拜神及愛人。正如郭乃弘牧師在他的《崇拜的更新》一書中所說的一樣:「崇拜的唯一對象是上主。上主不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誠然,上主超越人類,祂是人類的創造主,人類的主宰;祂也住在眾人的心內……崇拜的唯一目的在彰顯上主。」 因此,在舊約以色列民的歷史中,唯一敬拜的對象,只有獨一的創造者耶和華真神。而唐佑之牧師在他的著作《心靈與誠實》中就這樣的形容「舊約的敬拜」:「舊約的敬拜,是以色列民族歷史信仰的經驗。耶和華以色列的神,拯救他們出離埃及為奴之家,在西乃向他們啟示,使他們建立一個敬拜的國家。曠野的會幕,耶路撒冷的聖殿,以及新約時代之前的會堂,都是集中敬拜的場所。論他們的敬拜,似應先認識他們敬拜的對象──神。……敬拜無論在甚麼時地,以甚麼方式,但是敬拜的對象是唯一的,祂是天地的主宰,祂的性格是絕對聖潔的,祂的作為是公義慈愛的,滿布憐憫與恩惠。祂是耶和華,自有永有的、聖約的神。」

  換言之,在舊約時期是以會眾集體敬拜為主導的,但也有個人的敬拜(創廿四26-27;出三十三9-三十四8)。而敬拜的地點就主要集中在摩西時代的會幕及王國時期的聖殿裡。至於,在舊約中那種隆重的敬拜禮儀,不單扮演著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也實在地引導屬神的子民投入在敬拜每一個環節中,例如在獻不同的祭就有不同的儀式(利一至七章;王上八章)。故此,因著摩西透過神所頒布的律法教導之下,以色列民便知道在敬拜的禮儀上,是一個促使他們集合在一處,並以同心合意、集體敬拜神的架構。所以,近代崇拜學大師韋伯也認同「崇拜禮儀」的重要:「隆重其事的崇拜模式可使會眾感受崇拜振奮心靈之處,倘若會眾知道該如何行,便會有更熱切及以更多心思集中於儀式的意義。」

在新約中的敬拜觀念

  毫無疑問,根據聖經的記載,在舊約時代的「敬拜」確實是以「耶和華神為中心」。但到了新約時代,因著歷史的過去及文化的演變,便轉化成為「以基督耶穌為中心的敬拜」。正如在《證主聖經神學辭典》的提到:「主後第一世紀的猶太基督徒有效地將猶太教以神為中心的敬拜特色,成功地轉移為以基督為中心(甚至是以三一神為中心)的敬拜特色,那是基督教的標記。其次,教會承接了猶太會堂以聖經為中心(讀經和解經)的敬拜觀念。第三,初期教會就像猶太會堂一樣,基本是鼓勵信徒在各方面參與敬拜的平信徒建制,而這方面的強調,更使今天某部分的基督教會發揮更大的屬靈恩賜」。 由此可見,這種在敬拜觀念上的轉化,確實帶來對舊約敬拜傳統的新文化、思維和沖擊。根據約翰福音的記載,使徒約翰告訴當時的信徒知道,耶穌基督就是那位起初創造宇宙萬物的三一真神(約一1)。因此,他說到:「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裡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約一18)。換言之,耶穌基督的道成肉身,又住在人類的中間,為的是要彰顯這位自古以來一直存在的耶和華 真神那種充滿恩典、真理及真實的榮耀(約一14)。

  故此,筆者認同唐佑之牧師所說的:「教會崇拜,是以基督為中心的。每逢敬拜的時候,教會重新經歷神蹟奇事,就是體認復活的基督來臨。與主相通,是朝見了父神,因為神在基督裡向我們顯現。這不是想像的意境或是情緒的作用,而是實際感受恩典,耶穌基督是我們信仰的對象與目標,因此敬拜神,是以基督為中心。」

  所以,筆者認為最能顯出「以基督為中心的敬拜」 的地方,就是以眾聖徒集體敬拜的教會。而事實上,教會之所以存在,都是因著基督耶穌的道成肉身,並走上十架、受苦、受死、埋葬和復活。這是一個在歷史上的鐵一般的事實,也成為基督教在歷世歷代存在的客觀引證和基礎。(作者現為第一城浸信會傳道同工)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文林】

【過渡人生】

【神學探索】

【重尋敬拜根】

【牧耕筆談】

【放眼世界】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