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祭司與先知

2131 期(2005 年 6 月 26 日) ◎ 交流點 ◎ 江大惠(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退休講師)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信徒在世間扮演祭司和先知的角色,祭司的工作較內向,牧養會眾,滿足他們宗教的需要,例如讖悔、認罪、感恩、讚美等純宗教的訴求;先知的工作較外向,痛斥時弊、伸張社會公義,涉及政治社會經濟層面。祭司可以將關注集中在教會的四幅牆內,先知的視野則必須跨越教會的四幅牆。

  今年六月香港戲劇協會上演改編自 Jerome Lawrence 和 Robert E. Lee 的同名百老匯話劇:《承受清風(Inherit the Wind)》。一九六零年的電影版有一句對白:刺傷舒適者及安慰受傷者(Inflict the comfortable and comfort the inflicted)。借用兩個英文字的不同用法,突出了對比。作為動詞,inflict 解作去刺傷;作為名詞則解作那些受傷害的人。作為動詞,comfort 解作去安慰;作為名詞則解作那些活得舒適的人。刺傷舒適者就是先知的角色,而安慰受傷者就是祭司的角色。

  香港教會歷來與殖民地政府關係良好,成為建制一部分,長於扮演祭司的角色,先知的任務就讓給了前線的基督徒群體。大家工作的方式和理想有差異,造成一定的張力。聖經時代已經記載兩者的衝突與矛盾,先知一貫不被身處的社會接納認同,他們會為建制添麻煩。

  我不主張教會作為宗派、堂會忽然積極扮演起先知的角色,參與爭取人權、民主。就讓大家分工,由教會扮演祭司的角色,以會眾為服事對象,牧養、教育會眾關心自己心靈的需要及對社會鄰舍的關注;由前線的基督徒群體扮演先知的角色,爭取社會政治經濟課題。

   對於爭取人權、民主運動,教會退居二線、被邊緣化不是問題,教會可以教育會眾去加入爭取民主的前線基督徒群體,去發揮先知的角色。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雲彩見證】

【神學探索】

【真情真性】

【牧養全攻略】

【交流點】

【未圓語絲】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