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去別人的戰衣

1954 期(2002 年 2 月 3 日) ◎ 男人傳奇 ◎ 區祥江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每個男人都需要一套戰衣,一套合適自己的戰衣。大衛卻脫去掃羅給他的戰衣,穿上自己素來穿慣的,迎戰哥利亞。

  與哥利亞正面交鋒之前,大衛與掃羅有一段相當探刻、感人的接觸。大衛要與非利士人戰鬥的消息,傳到掃羅耳中,掃羅卻因大衛年紀太輕,不許他應戰。大衛卻運用他說話合宜、具說服力的陳述,改變了掃羅的心,他巧妙的說:「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

  英勇善戰的掃羅,曾經穿著自己的戰衣,打過不少次的勝仗。如今,他失去了戰鬥的勇氣的信心,只好脫去自己身上的銅盔、鎧甲、配劍,懷著熱切和關愛,裝備大衛上戰場,但這套戰衣太大,不稱身,大衛穿起來行動不便,更休談上場戰鬥。大衛既謙虛又勇敢的,推辭了掃羅的好意,說:「我穿戴這些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他只保留自己作牧羊人的裝束,自己的本相和真我,去打這場仗。

  大衛試穿前輩掃羅的戰衣,感覺不合適而穿回自己的牧羊人的裝束,這個過程給我們現代男性很多啟示。

  在我們男性成長的過程中,社會給我們不少規範,告訴我們男性應該怎樣,而這個社會的過程,是代代相傳的。透過觀察、接觸,我們便在父親或上一輩男性身上,潛移默化的,學習到何謂一個男性應有的表現,這就是他們穿慣的戰衣,到我們這新一代的男性,我們若照單全收的話,就必然出現大衛穿上掃羅戰衣後不能走動的情況,我們要重新尋找一套合適自己的性別角色規範。

  舉處理情緒為例,上一代的男性遺留下來的典範是:抗拒、壓抑情緒才是真漢子,男兒流血不流淚。但這種對情緒的拒抗和壓抑,或許對上一代的男性是有助他們在工作世界上的競爭的,但卻削弱了他們自然滲露真我的能力,使他們失去情感和與人連繫的能力。換句話說,他們失去了不少自由。

  在一個正面肯定情緒智商的年代,情緒不再是脆弱,妨礙我們作決定的壞東西、我們的伴侶也渴望我們在情感上更多的交流和共鳴,我們大可以脫去上一代遺留下來、不稱身的性別框框,穿上一件給我們自由、釋放的衣,做一個情感多姿采的人,去迎接這新一代的挑戰。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雲彩見證】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宣教千里】

【牧養手記】

【男人傳奇】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