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牧師與教會(上)

1900 期(2001 年 1 月 21 日) ◎ 文林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年輕時;一番熱誠的在教會事奉,心中十分渴望作更多「聖工」。偶然心中也對牧者埋怨,為何他事事考慮清楚才去行動,似乎沒有信心。這樣,如何去領導教會呢?現今回想;真是十分懊悔,這樣的話怎可說出口呢?

  「牧者」就是牧者,他不是會友。他只有會友的銜頭,但從來沒有會友的實質和權利。牧者也是人,也需要有人關心他們,有人去牧養他們。

  牧者面臨的壓力是多方面,常常面對不同的挑戰,而且也常單獨作戰,沒有人可以了解,也沒有人同情體諒。

  「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如果我特意借用這經節去形容牧者所面臨的牧養環境,或引喻失義,但卻是極為貼切的描寫。牧者是「羊」,會眾是「狼群」,因為在牧養的過程中,常有心被撕裂的感覺,也經歷不少心驚膽戰的場面。政客們通常只需取得百分之五十一的選票,就可以宣告勝利,然而牧者為了百中之一的會友所講論不以為然的話,心中卻可以難過許久。

  會友常對牧著有幻想般的極高期望;牧者不單要講道好,也要合人心意,另外必需領人信主、探訪、關懷、輔導、領導、發掘恩賜、訓練長執、教主日學等等,好像梁山泊的好漢:「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還要有受苦的心志,不計酬勞,二十四小時候命,隨傳隨到。

  在美國的教會;牧者平均留在一間教會的時間是二年半至四年,這是根據美國愛家機構(Focus on the Family)的調查統計所得的數據。愛家機構經常接到不少牧者來信,其中一位牧者說:「我愈來愈感到疲倦我不斷跟自己的需要掙扎-怎樣保持靈命的更新成長?怎樣照顧家庭需要?怎樣在個人生活中持守忠心與負責?」也許其他的牧者有不同的掙扎,傳道人在服事上所面臨的挑戰,實在太多了,有不感到精疲力竭呢!

  
沒有安息日的牧者

  作為牧者,我們都明白是神親召我們的,我們在神眼中是無價之寶。牧者們經常需要休息或休假,藉著這些時間重新調整,回復正常的生活。當我年輕在神學院畢業時;神學院院長因健康不好要終止職分離港養病;臨行時對我們那一屆畢業的同學說了十分奇特的話:「作為傳道人要拼命作主工;但也要懂得如何調理生活享安息,那樣就能有更長的年日服事主。」當年;我一頭霧水,不知其所云,現今回想稍能領悟其所指。

  許多牧者生活緊張,永遠向前衝,永遠有新的計畫、新的挑戰、新的責任及事工,這情況就如汽車引擎發動了一樣,不能停下來。宣明會的創辦人鮑勃˙皮爾斯(Bob Pierce)就是一個突出例子。他之所以英年早逝,完全是他相信應該把自己和自己所有的時間付出,不能有絲亳的保留。他認為神自然會照顧他的家人,他這樣的作為似乎非常符合聖經的教導,你覺得如何呢?

  表面上似乎符合聖經的教導,不過為何要這樣生活呢?撒但是詭計多端的敵人,如果你不能把你的腳從油門上挪開,牠就會幫你踩得更猛烈,好讓你加速耗盡而滅亡。

  主日忙得不開交;奔波於講台、會議和會友之間,到了星期一牧者大多感到心情低落,有莫名的沮喪,更有很大的失落感,甚至無力虛脫。許多時;那感覺很特別。你突然變得不耐煩、不想講話、不想見人,甚至有些暴躁易怒,這就是許多牧師太太每個星期一得到的「禮物」。難怪有些師母會選擇在星期一「離家出走」,她們實在不能忍受玄壇的面孔。

  
無暇親近神的工作

  不少牧者會自我封閉解決問題的門徑,認為自己是可以應付,也不想別人知道,更不會向人傾吐心事,因此很容易墮入精疲力竭的困境中。

  我們要正視問題,否則會引來血壓升高、週期性的抑鬱、肌肉緊張刺痛等等。

  去面對這些問題;首先要學習安息在基督裡,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安息的意義(來四1-11),可惜牧者往往比世界上一般人更依賴腎上腺素的功用(當腎上腺素激增時,人感到壓力迫近,便促使身體迎接緊急狀況,膽固醇和血壓上升、心跳加速、兩手發冷、分泌胃酸、心臟負荷增加。)人委身基督及大使命,自然代表了無盡的工作;但基督也為祂的子民(包括牧師、傳道)預備了安息日的安息,好叫我們歇了自己的工,進入神的安息。

  我們要明白,神希望我們有智慧的善用時間,學習對一些事婉轉的說「不」,才有時間專心去做那些真正合乎神心意的事。神必供應人的一切需要去完成事工,並且也賜不同的人有不同恩賜。先要禱告中尋求神的臉,才能確定神希望我們承擔的責任及事工,這樣事奉才有意思。

  親近神是一切服事動力的源頭。許多牧者工作忙碌,疲於奔命,在緊湊的行程表中,親近神時間往往成為第一項犧牲品。服事的效果源自生命,是我們「真實自我」~的自然流露。不親近神,如何追求聖潔,又如何引領會眾進入聖潔,只有聖潔敬虔的生活能感化人追求屬靈生命的進深。與基督親密能強化服事,追求聖潔則能使靈命強健、活潑。

  曾有人這樣勸告牧者:「主日你站在聖壇前時,你對會友最大的責任,就是讓他們知道你和神之間的關係。」這句話愈思想愈覺其中的智慧。只有安靜主前,祂就進入我們生命的深處。認識主、親近主,比任何事都重要,甚至比牧養群羊的責任更重要,因為那是一切能力和愛的源頭。作為牧者;你用多少時間親近神、祈禱聆聽祂的聲音呢?

  除了要「安息在基督」裡;也需要面對並處理以往的創傷。許多牧者受傷,心中滿有悲哀、怨恨、憤怒等,但卻被刻意的壓抑下去,雖然換了教會(工場),那些舊有創傷仍在,仍然影響他的牧會工作和生活。因此;無論以往如何,都要正視去解決生命裡的積壓傷害。

  同工的支持能分擔壓力。如果已經受創傷或枯竭,孤立無助之感覺必定日益加深,在這時刻,趕緊尋找支持性高及健康的朋友(或同工)定期與他們見面,真實的分享你的情況,請對方代禱。當我們彼此傾心相交,甚至彼此認罪、互相代求(雅五16)時,隱藏內心的難處會慢慢容易接受。起碼不會迫使人瘋狂。假以時日;透過真誠的關懷輔導、確實的支持,更能得著基督完全的釋放和醫治。

  牧者不可能滿足每個人的要求,特別是期望太高和不合理的要求,但你仍可以忠於神對你的呼召,忠於神向你啟示的真理,學習重新權衡人生中的各項優先順序。

  有些宗派成立協調委員會,對同工也頗有幫助。例如美國門諾會也有這樣的設立,對牧者也有一定程度助益。在跟進時,友好支持與代禱有相當大的功效,也能醫治一些創傷,使受壓的得釋放,重新積極面對挑戰。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溪水旁】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貞潔有道】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