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歌不厭百回唱

2999 期(2022 年 2 月 13 日) ◎ 牧心世情 ◎ 蒲錦昌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聽了一些香港歌手姜濤和中國歌手周深的歌,都很喜歡。他們不單只把所唱歌曲演繹得細緻動人,而且為人謙虛好學,真誠待人,打動了不少支持者和粉絲。

  想起教會流行的聖詩,有不少不單內容貧乏,而且詞句不通順,再加上投影時總有些錯字,的確令唱的人不是味兒。

  我還是喜歡《普天頌讚》那個時代的一些詩歌,像聖誕節的〈聖誕歌〉(98首):「一輪明月,數點寒星」就充滿了中國詩詞的味道;〈清晨歌〉(472首)和〈天恩歌〉(620首)又散發出濃烈的中國農村氣息;至於送別友人的〈三疊離歌〉(518首)用的古琴調,〈南針歌〉(450首)用的古詞調(滿江紅)都特別有古意。昔日教會的聖樂創作者,不論是作曲、填詞和翻譯,在音樂、語文甚至神學上的造詣都很高,趙紫宸、劉廷芳等中國教會響噹噹的名字,的確遺下了不少優秀的作品。希望這些作品不會在歷史洪流中湮沒,就像我們還會唱已逝的梅艷芳、張國榮和陳百強的歌一樣。

  曾任香港大學中文系主任的許地山,在《普天頌讚》也留下一首作品〈神佑我土歌〉(288首):

  「神明選擇賜與,一片荊原棘地,我祖開闢;

  子孫繼續努力,瘦瘠變成膏腴,使我衣食無虧,生活順利。

  舊邦文化雖有,許多消滅已久,惟我獨留;求神永遠庇佑,

  賜我一切成就,使我永遠享受平等自由。

  懇求加意護庇,天災人患,永離我國美地;民眾樂業安居,

  到處生產豐裕,信仰,道德,智慧,向上不息。」

  歌詞表達出他在中國文化受到西方文化強烈衝擊下的期盼和禱求。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光影留痕】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文藝版】

【每月眉批】

【牧心世情】

【環迴新界賞教堂】

【生命教育】

【畫出深情】

【窮遊非洲未必窮】

【解開情意結】

【連載小說《捨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