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語音是否受氣候影響?(四)

2928 期(2020 年 10 月 4 日) ◎ 譯經隨筆 ◎ 洪放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今期繼續討論語言受寒冷乾燥氣候影響而語音變得更複雜,多用輔音(consonants)而少用元音(vowels),動用口部各部位例如唇、舌、齒、顎、喉、小舌(懸雍垂)等,發揮更多能量和產生熱力。

  上次提及塞爾維亞這個前南斯拉夫加盟國,有自己的塞爾維亞語,也是典型斯拉夫語,多輔音少元音。就拿該語言自稱的形容詞或語言名稱‘Serbian’為例,用英文字母拼寫是‘Srpski’,開首是五個都發聲的輔音字母,到最後才是元音‘i’!又例如說一聲日常很普通的‘Hello’,塞爾維亞語是‘Zdravo’,開首又是不尋常的三個輔音‘zdr’組合,發音又需要花費一番唇舌了。

  不過,關於大量採用輔音這一異常的語音現象,也許高加索山區的格魯吉亞語可以稱霸。高加索位於黑海和裏海之間地區,那裏山巒連綿,到處都是崇山峻嶺,如今那裏有三個獨立國家,分別是格魯吉亞、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以前是蘇聯的加盟共和國。三個國家的國語隸屬三個不同語系:亞美尼亞語來自歐印語系,是希臘語的遠親;阿塞拜疆語屬突厥語系,和土耳其語相近;格魯吉亞語則是來自本地獨特的高加索語系。這個高山地區可能因為很多天然地理屏障,所以小小地區竟然發展出數以百計的語種,都是少數民族語言,當中不少近代已經消亡了,或是瀕臨在絕種的邊緣。

  不久前筆者到格魯吉亞旅行,被當地很多格魯吉亞語地名都看傻了眼,例如古都名字竟然拼寫成‘Mtskheta’!還有其他地名例如‘Tskhmorisi’、‘Tskhemlisi’、‘Tkviavi’‘Dzveli’、‘Tkviavi’,真把筆者看得瞠目結舌,更遑論嘗試大聲去發音讀出來!高加索山脈地區不算是位於很高的緯度或遠離赤道、靠近北極,但當地山區氣候寒冷乾燥,地勢崎嶇陡峭,也許令當地人各自發展的語音傾向放棄元音,只發輔音,讓口腔唇舌多費氣力,產生熱力取暖。不單格魯吉亞語是這樣,筆者有一位亞美尼亞同事,其亞美尼亞語的姓氏也竟然拼寫成‘Mkrtchyan’,姓氏開首由六個輔音組合,據說裏面含有「基督徒」‘Christian’的成分。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培靈奮興大會 禱文】

【培靈奮興大會 專輯】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教學抗逆】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福傳中華踏腳石】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