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語音是否受氣候影響?(三)

2927 期(2020 年 9 月 27 日) ◎ 譯經隨筆 ◎ 洪放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筆者今期繼續上兩期討論語言的語音是否受氣候影響這怪現象,愈是天氣炎熱潮濕地區,語言語音愈趨簡化,多用元音(vowels)而少用輔音(consonants)。這一期接續講的,是愈天氣寒冷乾燥地區、生活環境愈崎嶇艱辛的,語音則愈趨向複雜,多用輔音而少用元音,需要動用口部各部位例如唇、舌、齒、顎、喉、小舌(懸雍垂)等,因此口部必須費勁,多花力氣,結果需要發揮更多能量和產生熱力。這是否寒冷天氣使然?

  位於寒帶地區的斯拉夫語系和日耳曼語系就有很多語種大量使用輔音,少用元音。我十多歲開始學德文,發現德語有不少用詞含有很多輔音,發音也需要費勁,例如普通常用的schlecht「壞」一字,就含有七個輔音字母和一個元音字母,雖然準確來說是含有四個輔音音素和一個元音,因為三個輔音字母組合‘sch’只代表一個輔音音素/ʃ/(‘sh’),而兩個輔音字母組合‘ch’只代表一個輔音音素/ç/(‘kh’)。德語還含有一些常見的字首輔音組合,令只認識和看慣英語的華人感到異常,例如‘gn’(‘Gnade’恩典)、‘zw’(‘Zweifel’疑惑)、‘pf’(‘Pferd’馬),這些字當然需要花費一番唇舌才可發音出來。

  英語也屬日耳曼語系,也含有一些這類異常字,例如‘strength’「力量」一字由七個輔音字母和一個元音字母組合,但‘ng’和‘th’分別代表兩個單一輔音音素/ŋ/和/θ/,所以準確說‘strength’由五個輔音音素和一個元音組成。英語有些外來語用詞,例如希臘文術語,都有這現象,‘psychology’「心理學」開首的‘ps’是因為希臘文字母‘psi’(ψ),‘phthisis’「肺結核」一詞是因為希臘文原詞開首的兩個字母是輔音‘phi’(φ)和‘theta’(ϑ)。

  居住寒帶地區的斯拉夫民族,他們語言大量使用輔音組合這現象,比日耳曼民族有過之而無不及。數十年前筆者前往東歐旅行,就被很多地名的拼寫搞得茫無頭緒,例如烏克蘭西部大城Lviv,捷克南部城市 Brno,究竟怎樣發音?近年認識了塞爾維亞朋友,到布爾格萊德探望他一家時,就戲謔他們南斯拉夫民族的語言語音總是「測得勒使帕格了⋯⋯」(按普通話發音),他則反駁中文聽起來總是「青蒼聰叮噹東⋯⋯」!大家都捧腹大笑!究竟大量使用輔音音素這現象走到如何極端情況,下期自有分曉。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培靈奮興大會 禱文】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教學抗逆】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福傳中華踏腳石】

【譯經隨筆】

【閱讀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