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擔的擔子

2925 期(2020 年 9 月 13 日) ◎ 城市心靈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早前一位患自閉症的二十歲青年,因疫情院舍暫停服務,回家只住了幾日,被發現遭勒死,母親涉嫌是犯案者,據云這位母親一向甚有責任感及對子女無微不至。

  照顧有困難及缺乏自理能力的家人,乃一個沈重的擔子。我想起差不多二十多年前香港大學前校長黃麗松博士,一次帶患腦退化症的太太出街,電光火石間太太甩了他的手失踪了,數個星期後才發現她的遺體倒卧附近的山邊。此外中大前校長高錕教授,晚年也患腦退化症,太太也花盡力氣去照顧他。

  法國電影《愛》(Amour, 2013), 講述一位退休鋼琴家喬治及妻子安妮,本是相敬如賓,生活過得很愜意,誰料安妮受突然患上腦退化症,恬淡幸福的生活起了波瀾。患病的安妮,不單記憶力衰退,無法與人溝通,後來更半身不遂,生活無法自理,這對身為丈夫的構成極大的壓力,兩人在愛與死、尊嚴與解脫之間尋找生命的出口。

  電影中有一幕十分震撼,平日彬彬有禮的喬治因太太拒絕喝水而大發雷霆,大力甩開了妻子安妮:「我快沒耐性了!」然後掰開安妮的嘴,把水強灌進去。這一幕反映照顧者在心力交瘁情況下,內心那份躁動與不安。至於受照顧的安妮,也容易感到內疚和歉意,認為自己是一份負累,以至想提早結束生命。

  因着愛與責任,丈夫喬治原本選擇獨自看顧妻子,但漸次感到有心無力。安妮患病後,也由一位氣質優雅的淑女,逐漸成為一個行將就木的病人,跟以前判若兩人。有一次,喬治餵安妮喝水,安妮卻企圖以「渴死」自殺,這情景觸動了喬治抑壓已久的情緒,差點兒失控起來。

  電影沒有為這矛盾提出任何解脫的方法,也許現實生活中,在照顧者及被照顧者之間,就不可避免地存在這份張力。只是電影內出現一隻鴿子,兩次飛進喬治和安妮家裏,這鴿子具有象徵意義,面對心愛的人,更要讓愛得以自由,在呵護的同時,要學會放手,予自己及對方自由,就好像那鴿子,穿過黑暗,走向外面的光明天地。

  衷心祝願那位母親和她的家人,身心早日得治癒,得到上帝的接納和安慰。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教學抗逆】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福傳中華踏腳石】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