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行(四)
基釋亞主教

2918 期(2020 年 7 月 26 日) ◎ 旅遊世界基督教 ◎ 龔立人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二至十八日,教宗方濟訪問墨西哥,其中他選擇到聖克里斯托瓦爾-德拉斯卡薩斯(San Cristóbal de Las Casas)。這城市有甚麼特別?一九九四年一月一日,這城市位於恰帕斯州(Chiapas)爆發了以維護當地印地安人利益為目標的「薩帕塔運動」(Zapatiasta)。領導的「薩帕塔民族解放軍」(EZLN)向政府宣戰,直到二零一四年。那麼,教宗方濟選擇到這城市就是要撫摸、安慰和鼓勵受戰爭、貧窮和不公義影響的人民(特別是原住民)。他的到訪是要為這城市帶來和平與公義。另一焦點,就是教宗方濟如何回應已離世當地的基釋亞主教(Samuel Ruiz Garcia,1924-2011)。

  基釋亞主教於一九九四、一九九五和一九九六年分別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因為他努力調解EZLN和政府軍隊的衝突,並促成一九九六年的聖安祖思和平協議(San Andres)。然而,他並不受當時的墨西哥天主教會認同。例如,他曾於一九九三年被要求辭職,但他拒絕。會友和不同團體擁護他繼續做他們的主教。到一九九九年,年滿七十五歲,按着天主教法規,他才退休。他被指控的理由有:他接受解放神學,並太認同EZLN;他傾向接受原住民文化,以致出現天主教與原住民信仰的混合主義;他沒有關注教會發展,導致會友人數下降,他退休時有30%兒童沒有接受洗禮。這些指控是否合理是一個問題。但一名獲人民和會友擁護和欣賞的主教卻可以是教會保守勢力的眼中釘、一名關心原住民福祉的主教可以被視為與信仰無關。他的遭遇使我聯想起香港的陳日君樞機,甚至近日羅慶才牧師等人。

  二零一四年,教宗方濟推翻二零零二年教廷禁止按立當地原住民執事的決定,並在訪問墨西哥時,他批准以原住民語言進行禮儀(基釋亞主教曾努力爭取)。在二月十五日當天,教宗方濟在基釋亞主教墓前禱告了。這一行動不但肯定基釋亞主教所做的,也向墨西哥天主教會發出重要信息,即教會是貧窮人(原住民)的教會。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教學抗逆】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閱讀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