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是世界的光

2900 期(2020 年 3 月 22 日) ◎ 釋經講道 ◎ 李國權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預苦期第四主日(約九1-41)

  約翰福章九章記載耶穌醫好生來瞎眼的人(約九1-41),其主題鑰節在第五節:「我在世上的時候,是世上的光」,這延續了第八章十二節耶穌所說「我是世界的光」此一主題。約翰福音第九章的記載,具有很深邃的屬靈意義。

  一.瞎眼的見到了光(九1-5)

  當這生來瞎眼的被人看見之時,門徒提出「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九2)等問題,而這些問題是猶太人經常爭論的。猶太人習慣把犯罪和受苦連結一起,看作因果關係。他們總認為一個人受苦,必然是犯罪所做成的。

  耶穌卻沒有解釋原因。耶穌的意思是:去問原因沒有作用,知道原因之後又怎樣呢?人仍然受苦,他仍舊瞎眼。所以耶穌把問題的焦點改變過來:不要問為甚麼;乃是要問怎樣解決造成這些痛苦問題的根源。

  與其花時間思考「為甚麼」,倒不如爭取時間多做主的工作,就是給人帶來光明。耶穌說:「趁着白日」,意思是指時日無多,故此「我們必須做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做工了。」(九4),意思就是要盡快完成主交付我們的使命。耶穌說:「我在世上的時候,是世上的光。」耶穌如此說,並非說他的生命和能夠做工的光陰有限,而是指我們信靠他的機會不會太多。每個人幾乎都有接受基督作他們個人救主的機會,不過,如果忽略此一良機不予珍惜把握,機會可能一去不復返!

  二.神蹟的一種方式(九6-12)

  瞎子開眼,無疑是神蹟。只是這個神蹟的發生,耶穌也讓人有一份參與的責任在其中 —— 就是用信心加上行動來配合。耶穌並非立刻醫好瞎子,而是用一種頗奇特的方式:「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九6),然後叫他「往西羅亞池子裏去洗。」(九7)若然瞎子沒有信心,會覺得被「搵笨」(愚弄)。「西羅亞」意即「差遣者之池」,瞎子洗眼後得見光明,象徵人得見那位差遣者的臨格,從而突顯耶穌正是「世界的光」。

  三.成見與確信(九13-41)

  一個瞎眼的人現在開眼了,但一向開眼的人,心眼可能是瞎的。當法利賽人知道耶穌在安息日醫好這個人,十分反感。他們認為在安息日治病已經大錯特錯,更甚者吐唾沫和泥抹瞎子的眼,還着他走一段路去洗眼,屬嚴重違反安息日的規條,法利賽人從而斷定耶穌不是從神而來的(九16)。然而,這個生來瞎眼現在開了眼的人相信耶穌是從神來的;反倒那些開眼的法利賽人,心眼卻非常封閉,完全看不見耶穌是從神來的。

  九章三十九節「耶穌說:『我為審判到這世上,叫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約翰福音三章十七節亦提到耶穌來不是為定世人的罪,而是要拯救世人。可是法利賽人反脣相稽:「難道我們也瞎了眼嗎?」(九40)但耶穌義正詞嚴指斥他們:「你們若瞎了眼,就沒有罪了;但如今你們說『我們能看見』,所以你們的罪還在。」(九41)成見令法利賽人的心眼全然瞎了!

  結語

  瞎子不但肉身的眼睛得以看見,他屬靈的眼睛同樣得以開啟,因而認識耶穌是「一個人」(九11)、是「先知」(九18)、是「從神來的」(九33),至終相信祂、拜祂(九38)。相反地,在屬靈上自以為能看見,又是作眾人師傅的法利賽人,只執着於儀文規條,漠視神大能的作為,拒絕耶穌帶來的救恩。

  李國權(基督教協基會錫安堂顧問牧師)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香港基督教醫療發展口述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