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移民潮與荒年的準備

2884 期(2019 年 12 月 1 日) ◎ 教會之聲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早前在一間教會的主日崇拜,牧師為一個將會移民澳洲悉尼的四口之家按手祝福。牧師接着說,不少準備移民外地的教友,多不好意思告訴教會,暗暗移民就算,頂多是移民前幾天透過電話短訊通知教會。

  香港是一個移民城市。上世紀四九年前後,因大陸政權易手,國內大批人湧進香港。至一九六二年,更有一個大逃亡潮,短短幾個星期,有數以萬計的難民攀山涉水偷渡香港。及至六七年暴動,這次輪到是香港人選擇離港他移,也是短短半年間,許多人變賣物業資產,移民美加去。據云當時的香港教會,也流失了大量信徒以至教牧。但亦因為這緣原故,美加等地的華人教會,即時多了一批生力軍,令教會興旺起來。

  香港人移民外地,六七年是第一波,隨後是八十年代中英談判香港主權回歸那幾年,港人因九七問題而選擇移民。另一個觸發點是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這是第二波的移民潮,但是次移民不單是去美加,也包括了澳紐和新加坡。

  相比於六七年的第一波,八五至八九年的第二波,今次因逃犯條例而引致的社會動亂,其規模及影響尤為廣大和深遠,導致許多市民對未來失去信心,如此這第三波的移民潮,恐怕會比前兩次來得更凶更急。

  一位牧師告訴我,他教會的中青年教友,特別是有子女的,起碼一半已進行移民申請,教友們說對香港無論是政治上,經濟上,抑或教育方面,基本上已失去信心,而為了自己及子女的未來,及早離開香港,已是不容拖延的決定。

  幾乎可以預期,未來兩三年內,香港將有一個很龐大的移民潮,而香港的教會,因為會友多屬中產,選擇移民的比例更高。對教會的影響,立竿見影的是人數減少,奉獻亦急速減少,而這亦嚴重衝擊香港的福音機構,不少機構因入不敷支而要裁員甚至結業。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也有信徒移民,但因着那年代香港教會屬小規模經濟,而且理財保守,量入為出,故奉獻少了影響也不大。而且隨着八十年代經濟起飛,教會的青年人入息增加得快,他們成了教會奉獻的中流砥柱。但這有利因素至今已不復存在,當年熱心捐獻的戰後嬰兒潮已屆耆老之年,而今日的青年人正缺乏奉獻能力,再加上因這半年的社會動盪導致經濟萎縮及失業率上升,香港教會及福音機構必須正視這個嚴峻的現實,勒緊褲頭,積穀防饑,就如昔日約瑟提示法老王及早為荒年作好準備,這才配稱是上帝忠心的管家。

  吳思源(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出版部部長)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雲彩見證】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