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召歷程

2832 期(2018 年 12 月 2 日) ◎ 雲彩見證 ◎ 張肇倫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引言

  全是恩典,一切也是恩典!能夠撰寫此見證,全是上帝的恩典!若非上帝的揀選,斷不能蒙恩踏進這美好又蒙福的道路。盼望以下見證,能清楚、簡要地述志。

  召命?上帝,祢是手握主權的神。

  二零一一年,我還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那時有幸跟隨母會牧師學習,受其身教,深知上帝的道博大精深,因此盼年輕時多學習,日後能在教導方向事奉主。

  二年級時參加了教會的門訓課程;讀畢後依照承諾,邀請其他會友作自己的門徒,期望教會有更多年輕人可以得到牧養,更多人成為門徒,全民皆兵。可惜事與願違,在教導時深深體會自己在各方面也不足成為一個稱職的導師,對有心的門徒深感虧欠。這次經驗令我體會到我心裏的渴望:第一,教導是我的恩賜,期望上帝日後在此方向使用我;第二,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無力感,更促使我內心對上帝的渴求,不論是靈性上或知識上;最後,是渴望上帝呼召我,讓我可以全職入讀神學院更好裝備自己,日後為主所用。

  惟呼召乃是上帝的主權,不論我多願意,上帝沒有在那時讓我全職服侍。

  我認為上帝的呼召,乃是全職入讀神學院的基本要素,若不是上帝的帶領,我不可以自作主張。因此諮詢教會牧者後,大學畢業後報讀了浸信會神學院(下稱「浸信」)的夜校課程,為自己成為一個更可靠的主日學老師作準備。同時在職場打拼,如同一般人為生活奮鬥。

  召命?上帝,祢是不離不棄的神。

  為工作、為前途、日日夜夜為公司拼命付出,身心俱疲。鬥志軟弱無力,渴望召命的心不再,靈命走向下坡。更甚者,面對試探,少了當初的戒心,欠缺了起初的倚靠。在二零一六年中旬,我陷入前所未有的靈命低潮,在生活行為上愈發偏行己路。我不敢相信自己竟變得如此討厭,得罪了身邊的人,更得罪了上帝。原來,我已經離基督這麼遠。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與不知所措。我知道我不能靠自己解決這次的難關。與一位信任的牧者商討後,我知道應當機立斷,不可再足陷泥中,因此決定向公司請辭。當天晚上,我在淚水中再次記起二零一六年頭,我在靜修營的經歷:

  那是一個夜校課程的靜修營,有關屬靈與操練。在星期六假浸神的小禮堂舉行。當日早上的獨處靜修時間,我看見了異象:我看見一個大寶座,前面有一個人跪在地上。我走前去的時候,那人竟回頭對我說:「你去了哪裏?」因情景猶如在眼前發生,頓時我不知如何回應。當日細想後,我給了這異象的回應是:「我在屬靈的路上,已經不知不覺地走遠了。即使晚上學習聖經,卻遠離了上帝。我要悔改,謝謝上帝的提醒。」那時我以為那便是上帝要說的話。但,這就是異象的全部嗎?

  相信是上帝讓我回憶起這個經歷。那天晚上,我再次問上帝,那個異象是甚麼意思。祂清楚地問我,那個異象令我聯想起甚麼——原來是我大學時期每天也渴求的呼召記述,以賽亞書六章的景象。我竟然連上帝呼召我的聲音也聽不到!那時我便回答上帝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上帝,原來不曾放棄如此叛逆的我。

  召命?上帝,祢是看顧的神。

  辭職時,母會有福音幹事的空缺,蒙教會厚愛,聘請了我。當時雖然清楚蒙召,但因事出突然,我也害怕自己是為了逃避現實,「逃」進神學院。因此先在教會沉澱思緒,並讓自己有時間修補與身邊各人的關係。

  感謝神!在期間與家人、教會牧者述志時,他們也支持我的決定。讓我在蒙召的路上,多了各人不同的祝福。

  事奉志向

  在二零一七年的浸神神學生體驗營,林國彬院牧引述了一句令我細味的說話:「所謂召命,就是你個人最深的喜悅與世界最深的需要交匯之處。」

  每當我與信徒或尋道者討論信仰時,不論能否得出一個各人也滿足的答案,我也在過程中感受到上帝正在使用我——使用我在不同場合習得的信仰知識與靈命反思。我期望成為信仰追求者的朋友——願意謙卑地聆聽別人心中的疑惑,進入羣體,邀請他們與我一同探索信仰的真實。

  無論日後上帝帶領我到工場牧會,或是另有安排,期望我也不忘初衷——以我最深的喜悅融入世界的需要。

  結語

  上帝是一位無邊的上帝,只有上帝才可窮盡神學上一切的答案。但若果我能在探索上帝的路上,看見一處又一處前人寫下的神學反思,不單刺激我的思維,還擴闊我對上帝的認識。我以認識上帝為樂。盼望道學碩士成為我進入神學教育的起點,不論日後牧會,或進深走向神學教育,也能以此課程為基礎,踏進全職事奉之路。盼主使用,一生無悔。

  張肇倫(香港浸信會神學院)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雲彩見證】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畫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