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說的匕首

2821 期(2018 年 9 月 16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華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西航列嶼,見過銀獵犬咬死金野豬,聞過奇幻蘋果的香味就飽了,見到火焰城牆和通天河。這些神奇的事物都不能同你的詩相比。你的詩把它們全含括在內了。」

  博爾赫斯小說《鏡子與面具》的結局:國王讚賞詩人言說的力量,把它提升到世間所有神奇事物之上。國王和詩人的關係類似主編與作者的關係。作品初審賞一面銀鏡,二審獎黃金面具,三審通過贈一把匕首。

  國王一場勝仗歸來,要詩人用文字銘記最顯赫的功績。「這件事能使我們兩人永垂不朽。你能不能勝任?」「能,陛下。我滿腹珠璣,最古雅的字句、最深奧的隱喻都如數家珍。我精通諷刺。」國王給詩人整整一年時間,吩咐每字每行都得推敲斟酌。期限到了,詩人交上頌歌,不慌不忙背誦起來。王讚許他頌歌中的意象在古典作品中都有根有據,他熟練地運用種種修辭技巧格律呼應等等。「好雖好,誰都沒動容,血流沒加速,手沒抓起弓箭,誰都沒發出戰鬥的吶喊。」王賜一面銀鏡,再給他一年時間寫另一篇頌歌。過了一年詩人帶來手稿,只期期艾艾照念,有些不自信。「你的第一篇頌歌集愛爾蘭古今詩歌之大成。這篇則給人懸念、驚訝,令人目瞪口呆。」這回王賜黃金面具。王指望詩人的生花妙筆來年再寫出一篇高明之作。期限到了,詩人空手而來,幾乎成了另一個人。某些東西在他臉上刻劃了皺紋,改變了模樣,眼睛彷彿望着老遠的地方。「寫了頌歌沒有?」王問。「寫了。」詩人悲哀地說。「能念嗎?」「不敢。」國王給他勇氣,他念了,只一行。國王詫異震驚,兩人對瞅着,臉色慘白。他們正踏足神聖領域,該為之付出代價。國王拿出第三件禮物:一把匕首。他自己則成了乞丐浪跡天涯。

  一句詩竟改變了國王和詩人的命運。詩人在創作過程裏整個人不斷蛻變:從不可一世到自卑虛己,從耍弄文字到降服於文字,逐漸認識到文字的神聖性,至終觸及到創作的神髓,文字塑造了他。而國王的讀者身分對一審作品原本無動於衷,至終被三審精品所震撼,如匕首刺入骨髓。他的自我放逐是懺悔。詩人大衞曾宣稱,有一種言語純淨到一個地步,如同在泥爐中煉過七次的銀子,能煉淨人的生命。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廣蔭頤養】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牧者心聲】

【生命同行札記】

【畫出深情】

【誰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