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護受委屈

2821 期(2018 年 9 月 16 日) ◎ 城市心靈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學護具惻隱之心,回應病人親屬呼求,二話不說替病人抽痰,該名病人後來離世(死因有待調查),而學護卻被院方指責違反指引,指引說學護抽痰必須有註冊護士在旁。

  寫此指引的人可謂「堅離地」,現時公立醫院病房已人滿之患,收病人又沒有上限,醫護人手嚴重不足,護士每日要服務的病人不勝其數,試問緊急關頭又何來註冊護士及時「有空」在旁督導小學護抽痰?

  據該病人的親屬說,病人患喉癌做手術後,常咳不出痰涎,而多次替他抽痰的就是該位學護,每次都是她一個人在做,根本不可能有註冊護士在旁「督導」。

  七、八十年代香港的醫院病房也很擠逼,走廊擺滿帆布床,但管理運作卻實事求是,較少不切實際的「指引」。當時的學護採用「學徒制」,入護士學校八星期就即到醫院落手落腳去做,輸血、抽痰、換喉、吊鹽水、洗傷口,以至包屍一腳踢,全部都是邊做邊學,病房的註冊護士可以教你,高ㄧ兩班同樣是學護也可以教你。

  現時學做護士要升呢入大學,督導學護抽痰,要跟從甚麼甚麼指引,結果一些護士在學幾年只讀理論,十指不沾陽春水,看見糞便和血立刻彈開,叫低端的阿嬸去理。而這種尚空談欠實踐的教學法,只成就了一班教授和官僚。

  結果受害的是病人,當然也包括這位心地善良、見義勇為的學護。

  學護呀學護請不要灰心,昔日南丁格爾也曾受過委屈,但後人尊敬的只是她。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廣蔭頤養】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牧者心聲】

【生命同行札記】

【畫出深情】

【誰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