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天堂的一封信

2760 期(2017 年 7 月 16 日) ◎ 文林 ◎ 梁麗平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時間過得真快,不知不覺離開你和兒子快將二十年了。此刻提筆疾書,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還記得嗎?九七回歸那天,胸前只掛着「勇」字招牌的我,在毫無安全裝備之下,騎着新買的電單車去遊車河。無論是沿途的美麗風光,還是行色匆匆的旅人,我都不屑一顧。就在我威風凜凜地開着車、兜着風勇往直前之際,一不留神撞向路旁的一棵大樹。摔得四腳朝天的我,目睹簇新的心頭愛被撞至面目全非,心痛得幾乎昏了過去……

  當我回復意識時,赫然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從醫生口中得知,我的右手跌斷了手腕骨,做了接駁手術。

  傍晚時分,妳滿臉愁容的步入病房。「難怪你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原來是……」話音未落,我安慰說︰「別擔心,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妳望着我包紥着紗布動彈不得的手,搖頭嘆息道︰「福甚麼福?你總愛冒險,撿回一命算是萬幸了。」

  「……」我欲言又止,報以一縷苦笑。

  由於康復進度比預期快,加上內地的生意需要親力親為,因此出院後不久,我又磨拳擦掌地在商場上衝鋒陷陣了。

  同年十月,我無緣無故全身骨痛,痛得幾乎不能起床。經過詳細檢查,我被驗出患了末期癌症,且癌細胞擴散至淋巴線和骨骼。這真是太諷刺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竟然被「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取而代之。

  遺憾的是,妳傾盡家財遍尋名醫,且盡心盡力盡意照顧我,惟一切所作都徒勞無功。翌年年底,妳和兒子以特別的方式,跟病榻上的我慶生,然後帶着祝福送我到樂園享「後福」。

  讓我心疼的是,母子倆的眼淚仍未抹乾,就要面對層出不窮的挑戰。尤其是年幼喪父的愛兒,嚴重濕疹久治不癒,幾乎把他推向絕望的深淵!

  一天早上梳洗時,兒子望着鏡中的自己─臉上沾滿血漬,皮膚滲出液體,壓抑已久的情緒終於爆發了︰「我已失去了很多,為甚麼還要承受這個生不如死的痛苦?我不再做好人!」

  病魔,如同一把冷酷的利刃,劃破了兒子一張漂亮的臉,令他顏面難全;也劃破了他的五臟六腑,使其肝腸寸斷;更劃破了那顆善良的心,使他心裏淌血。

  幸而,母兼父職的妳,咬牙含淚,帶領兒子一步一腳印的走過高山幽谷,奔向雨後的彩虹……

  如今,兒子已長大成材。喜見他病得醫治,並愛神愛人的心如童年一樣增長,妳心存感恩,以他為榮。可惜他一段段充滿歡笑、喜悅、淚水與感恩的歷程,我都未能參與其中,更永遠缺席。感激有妳,多年來與兒子攜手同心,走在甘苦與共的人生旅途上,這對我是多麼大的欣慰啊。

  哦,差點忘了說,妳在二零一三年出版的書,我看了許多遍。上面所提及的事,都是從那本書獲知的。妳知道嗎?書中的一字一句,時而像一顆顆催淚彈,讓我左閃右避的招架不住;時而又像蜂房滴下的蜜甜而不膩,讓我回味無窮,愛不釋手。

  印象中,妳膽小怯懦,依賴性甚強,如糖黐豆似的整天黏着人。很難想像如妳這樣的一個女子,是如何度過那些孤單無助的艱難歲月。從妳的文字中,我才發現造物主如何將一朵弱不禁風的溫室小花,打造成一株愈冷愈開花的寒梅,屹立於冰霜雨雪中。

  對於我們的寶貝兒子,妳曾說我是個重利輕別離的不稱職父親。相反的,妳幾乎把整顆心都掏出來給了他。難怪他跟妳親密無間,這點我是明白的,也不應該呷醋的。

  妳看,我的老毛病又復發了,總是嘮嘮叨叨的說個沒完沒了。但願天各一方的你們,也同樣地細說當年,在塵封已久的記憶盒中尋寶吧。

  最後,我要為你們的生命喝采,我的妻子和兒子是最棒的!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