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母親

2747 期(2017 年 4 月 16 日) ◎ 傳道故事 ◎ 潘凱玲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人是勤奮一族,加上生活迫人,全時間讀神學和做全職母親都是極奢侈的事。所以同時是義務傳道、神學生和全職母親的我,儘管不擁有前任財爺所說「飲咖啡、睇法國電影」的中產生活方式,確是過着比一般人奢侈的生活。

  德國回來的第一件事,是停止工作,因為害怕香港急速的節奏會再次讓我掉進一個萬劫不復的忙碌人生。而神學進修,是為了解決昔日宣教的疑問和尋索未來事奉的路徑。可是孩子的出現比我們想像中要快,課程才剛開始,便收到社署的好消息。不用兩個星期,我們就頓變成三人世界。

  做女強人是我從小的夢想,蒙召後也沒有想過當全職媽媽。因為我知道,從事奉許多人到服侍一個人,肯定需要很大適應。只是,信主二十多年,看到自己許多的盲點,特別是「以工作去肯定自我價值」這個在香港人普遍的弊病,內心實在渴求一份徹底的更新。因此很希望接待這個小生命來到自己的生命裏,如同接待主耶穌般,再次讓神去顛覆和改變自己—除了為孩子帶來幸福,也希望成為父神眼中更好的孩子,於是便開始了這個「神學母親」做「母親神學」的生涯。

  每個神學生都有功課要做,而神學媽媽更多兩倍學分要修—照顧孩子和母親的神學反省。母親神學,就是細察母親的身分與生活,如何與聖經互動和彼此交織。母職事奉本來就是一個神聖的職事,若加上神學反思,肯定是一本有血有肉有淚的神學著作。雖然很多母親們連坐下來看聖經和靈修的時間也沒有,但上帝卻為我們提供了「在極微小的事上都能看見神」的機會—餓了給你吃、赤身露體給你穿、愛與管教、捨己和犧牲、管家職事⋯⋯。這些都是母親的神學課題,也是我們領受恩典的途徑。

  雖說母親是世上最辛苦的工作:二十四小時候命、無休息、無病假、無私人時間,還要精於醫學、烹飪及財務,但收入卻是「零」!不過,這份看似瘋狂又不人道的工作,卻成就了人類的傳承,維繫了社會的秩序、道德與人性。母親雖不是聖經的焦點,卻有着使救恩故事得以實現的關鍵角色—「聖經故事始於一個女人的後裔要傷蛇的頭(創三15),終結於一條大紅龍要吞吃婦人和她的男孩(啓十二1-17)」(註一)。 上帝藉母親的身分實現了「揀選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林前一27)的救贖工作—以謙卑的孩子回應撒但的驕傲,以嬰孩的哭聲向魔鬼誇勝。

  母親的神學訓練,就是在「以孩子為中心」的生活中,活出「以神為中心」的生命。孩子的成長是我們的成績表。那些眠乾睡濕的日子,每天都見證着母親與孩子一起成長的動人時刻。看見孩子香甜地睡在自己懷裏,是上帝給母親最大的賞賜。

  註一:詹姆斯・漢密爾頓著,汪文琦譯。<母親身份的聖經神學>《麥種閱讀》,2015年第2期。原載於Journal of Discipleship and Family Ministry 2.2 [2012]: 6-13。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性」在啟思】

【信仰通識】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智慧男本】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