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放眼淚

2595 期(2014 年 5 月 18 日) ◎ 生命故事 ◎ 揚眉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和艾詩蒂拉傾談時,無意中講到自己發現甚麼物件有一些污跡,後來才知道是眼淚的痕跡。她隨即告訴我,她兒子的小提琴就有淚痕,因為小朋友被迫練琴時,間中會一邊拉琴弦一邊流淚。我聽後覺得心酸。哭着練琴已經淒涼,樂器還留着淚痕,連樂器也傷感起來。

  以前常聽到這句說話:「人不傷心就不會流淚。」後來才發現,傷心的人不一定有機會流淚,有時,太傷心也不懂得流淚。可以流淚就好。我遇到小朋友哭喊,無論是甚麼原因哭喊,我漸漸學會了不說「不要哭」這句話,有時還會告訴對方,盡情喊吧,傷心就會喊,喊完就會好一點。

  總希望喊過之後就會好一點,因為眼淚可以釋放感情,感情被釋放後,人也容易得着治療。那天在突破青年村參觀了一個題為《釋淚》的攝影展覽,就是關於「流淚和釋放」,是自由攝影師梁凱俞Jay的十五幅的攝影作品。十五張人像的黑白照片,相中人流着眼淚,好像只有一幅是歡笑地流着眼淚,其他都是傷心、痛楚或迷茫的表情。

  攝影師不單止用鏡頭來捕捉流淚的片段,同時也在聆聽傷心人的故事,傷心人重述傷痛的歷程,藉着坦蕩蕩的分享、誠實的呈現,心靈得着「釋放」。這個攝影展也希望讓大眾關心和留意情緒病患者的困擾和需要。

  其中一位相中人有這樣的分享:「同一件事,講一次,喊一次,再講再喊。情緒到,眼淚流,形式上沒有分別,但每次流眼淚,我也會有種莫名的安慰。我慶幸,時間沒有把我的故事沖得太淡。我慶幸,我還有抵抗負面情緒的本能反應,所以,於我而言,『流眼淚』其實亦悲亦喜。」

  在展覽長廊中,我來回走了幾遍,相中人的傷痛抓住了我。我仔細看每一雙流淚的眼睛,看臉上的眼淚,眼角的淚光。我凝望他們雙眼,就算不知道他們的故事,也可以感受他們的傷痛,我眼中也充滿淚水。攝影師用三年的時間累積人家的眼淚,最後也釋放了長廊中陌生人的眼淚。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職場情景】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