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循道衞理聯合教會
「中華循道公會之父」—俾士牧師 Rev. G. Piercy (1829 – 1913)

2583 期(2014 年 2 月 23 日) ◎ 香港教會巡禮 ◎ 盧龍光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基督教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這名字包含了「香港」、「基督教」、「循道」、「衞理」和「聯合教會」。查實,這是由英國循道公會和美國衞理公會於一九七五年在香港成立這一間「聯合教會」,承擔着循道公會和衞理公會在中華大地的傳道使命。當然,要認識聯合教會就一定要追溯到上帝在百多年前呼召了一位在英國務農的年輕人來香港,繼而在廣州的傳教故事,他的名字是俾士牧師 (Rev. G. Piercy)。

  英國循道公會是十九世紀來華傳教的歐美差會之一,最早在廣州建立教區,及後發展成為華南教區。俾士牧師年僅二十一年歲即隻身來華,在中國傳道三十一年,是循道公會在華發展的重要奠基人,被譽為「中華循道公會之父」,其來華落腳點,便是香港!

  

  孤身作戰的俾士

  早在俾士來華前,英國循道公會在港已開始發展事工,一八四三年,有一位駐港英兵李奧倫(Rowland Rees)是英國循道公會會友,他帶着一本循道公會的衞斯理班會(class)手冊,為在港的英軍開辦班會。他又寫信給英國循道公會,請求差派傳教士來華宣教及牧養信徒,但當時英國循道公會忙於西印度羣島(即現在的加勒比海)的宣教工作,沒有計畫及經費應付中國的宣教需要,故拒絕了李奧倫的請求。

  上帝雖然關了一扇門,但同時又開了另一扇門,這次,上帝呼召了俾士來華,俾士原是一位農夫,受到馬禮遜等傳教士的影響,上帝將向中國宣教的心志放在他心裏,即使對中國的認識有限,也沒有得到教會的支持,但他仍忠於上帝的召命,不怕艱辛,自費來華。他在一八五一年一月底到港,踏上中國宣教之路,但抵港後才得知他原定要接觸的英兵已於一星期前離世。但他沒有氣餒,除了參加在香港的衞斯理班會外,也找尋機會進入中國內地。當時南京條約已簽署約十年,西方人士要進入中國仍然有一定困難,但俾士無懼艱難,同年年底,他北上廣州,雖然不能進城,他便在城門口派單張,其傳福音的心志令人敬佩。他又不斷寫信給英國循道公會,報告事工情況及進展,終於在一八五三年得到教會的支持,正式按立他成為牧師及承認他是首位循道公會來華的差遣員,及後因應當時情況再派遣多兩位牧師來華協助俾士牧師。可見在本宗的傳統中,我們一方面着重體制、法規和程序,但另一方面又不被體制所束縛,當我們看到上帝的大能作為時,我們更加要全力追隨。

  上帝使用俾士這一個人,就開啟了日後循道和衞理公會在中華大地及香港的傳教事業。俾士牧師的事蹟值得我們認識及學習,他在中國服事長達三十一年(1851-1882年),在一八五三年與其未婚妻溫樂鍾(Jane Wannop)在香港聖約翰座堂舉行婚禮,師母在廣州開辦了全國第一所寄宿女校,直至一八七八年離世。俾士牧師在這三十一年間不單建立堂會,也開辦學校教育、醫療工作,更是一位很重要的文字工作者,將重要的西方屬靈書籍譯成中文,《天路歷程》的最早譯本之一便是由俾士牧師翻譯;他又將舊約的故事以中國傳統的章回小說形式改篇,加強華人信徒對聖經的興趣及認識。

  

  學效俾士,勇於開拓

  俾士牧師在一八八二年離開中國後,並沒有就此停止華人事工,回國後,他繼續在倫敦的碼頭地區向中國水手傳福音,繼續事奉三十一年之久,直至於一九一一年離世,故俾士牧師不單是中華循道公會之父,亦是英國循道公會華人宣教事工的始創人。本會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差派黃玉麟牧師夫婦到倫敦開展華人事工,九十年代傅大衛牧師從馬來西亞前往接續黃牧師的工作。現時本會在英國的華人宣教工作,有英國循道公會的配合支援,提供聚會場地、牧師宿舍、當地牧者和信徒的參與支持,加上馬來西亞衞理公會差派牧者,以及本會在經濟上的支持,在三者合作下得到很大的發展,現已在英國發展了超過十個堂所,這都是源於俾士牧師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果。盼望俾士牧師與其他差遣員在中國傳教的精神感動我們,繼續踏上他們的足跡,跟從耶穌及保羅的腳蹤,向本地和海外的族羣宣教!

  今天當我們回望俾士牧師這個人,看到他怎樣服從上帝的呼召,梯山航海,迢迢萬里的東來宣教。但更最重要的,是要看到在俾士牧師背後,有一位充滿憐愛中國人的上帝,及後上帝繼續差遣循道和衞理教會的宣教士來華,讓上帝的愛透過他們臨到中華大地,臨到香港這地方,這真是上帝奇妙的作為。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職場情景】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