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翻譯和語義學

2579 期(2014 年 1 月 26 日) ◎ 譯經隨筆 ◎ 洪放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上一期筆者提及去年十一月在香港主持了亞太區聖經公會翻譯部門主任的培訓班,研究主題是語言學和語義學(也作語意學)。

  在十多位出席的學員當中,來自印度聖經公會和印尼聖經公會的翻譯部門同工,分別多達三位,原因是這兩個國家的聖經公會都是龐大的機構,各有員工幾百人。例如印度全國就設有十多間聖經公會的分會,單單翻譯聖經的部門,就要負責數十多個語種的聖經翻譯事工,而且印度十多個主要語種都有自己獨特的字母文字,而不是採用羅馬字母,因此在使用電腦軟件翻譯聖經時,必需先解決這些語言的特有字母的字模問題,殊不簡單。另一個龐大的印尼聖經公會,其國家的語種之多,在全球排行榜上位列第二,僅次於巴布亞新幾內亞,所以印尼聖經公會也要負起翻譯數十種語言的聖經重任,翻譯部門主任和同工們多達十多人。

  這一次培訓班的主題是語言學和語義學,尤其集中在語義學這一門,都是較為抽象的理論性題材。為了使學員做足準備,筆者早幾個月前,就將一些閱讀資料發給各學員,讓他們先熟習語義學裏的一些基本概念和術語,另外也要求他們完成一些功課,在培訓班上為自己所選的語種作報告。

  五天學習課程當中,學員們認識到語義學究竟是甚麼一門學問,其又怎樣涉及到語言的運作,用詞遣字及其意思的表達等,這些都對聖經經文的翻譯起着深遠的影響。例如有些語言注重區分親屬稱謂,尤其一些亞洲語言如漢語、緬甸語、越南語,但歐印語系的希臘文和閃語系的希伯來文,則不着重區隔親屬稱謂,這方面都影響了聖經經文的翻譯。語義學的另一個重要題材,是文字遊戲和文字幽默,原來聖經原文,尤其舊約希伯來文,是個充滿文字遊戲和文字幽默的語言,例如語義模棱兩可、諧音文字、字母詩、平行句、交錯配列句法等等;對一個懂得希伯來文的讀者來說,閱讀舊約經文實在是趣味無窮。作為聖經翻譯者,面對這些文字遊戲和文字幽默,該當如何處理,這實在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和一項不易為的工作。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聯會內望】

【職場情景】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