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教育 薪火相傳—
香港信義會和信義宗神學院

2579 期(2014 年 1 月 26 日) ◎ 香港教會巡禮 ◎ 周兆真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一日,中華信義會的教會領袖和信義神學院的師生從漢口抵達香港,並前往沙田道風山。當時差不多所有人都只想逗留一段時間就返回湖北灄口,在等待期間,神學院繼續授課,一年、兩年、三年過去了,中華信義會在港的領袖知道中華信義會在中國傳教的使命已走到盡頭,但信義神學院卻在香港重生,並開展隨後六十五年的時代見證。

  自一九四九年信義神學院的畢業生在香港開始傳福音,短短幾年已在香港不同地區建立了堂會。一九五四年十五個堂會聯合於道風山召開會議,並決定成立以香港為基址的基督教香港信義會,隨後的數十年,香港信義會的教牧大部分都是在信義神學院畢業,但上帝的旨意更高更大,祂引領本屬於香港信義會的信義神學院更具國際和普世視野,在一九七七年,信義神學院改名為信義宗神學院,並由香港信義會、中華禮賢會香港區會、香港崇真會和台灣信義會共同註冊成為一所連合信義宗教會的神學院。

  這樣看來,從一九一三年在內地的信義宗差會聯合建立的信義神學院,到香港信義會的信義神學院,再到港台以至亞洲和普世的信義宗神學院,這真是上帝的帶領和引導,值得我們感謝和讚美。本文嘗試以教會發展為基礎,見證信義宗教會的神學教育發展是怎樣得到上帝的眷佑,薪火相傳,直到今日。

  於一九四八年,由於國內戰亂,局勢不穩,信義神學院南遷香港。照蕭克諧前院長的描述:「十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全校約70人分乘兩輛貨車、一輛客車及一輛卧車從漢口火車站出發,於十二月一日晨抵達九龍。」(蕭克諧 1988:〈香港四十年〉。《神學與生活》11,頁5。)

  信義神學院南遷是對上帝疑惑及放棄使命嗎?又抑或是上帝的旨意?曾有差會成員在新中國成立後,要求信義神學院在一九五零年遷回灄口,也有不少同學在一九四九至一九五一年間,返回內地事奉。回頭看,神學院在港服事教會的65年歷史,及華人教會過去幾十年間在港、台及海外發展的情況,我們可以肯定的說:「信義神學院南遷是有上帝的美意的。」在港65年來,薪火相傳,訓練了數以千計的畢業生,成為海外華人教會的棟樑,這又豈能說是對上帝疑惑及放棄使命的結果呢?經上說:「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詩一百二十七1)要不是上帝奇妙的作為,神學院又哪有今天的成就!

  香港信義會的建立和信義宗神學院的歷史是分不開的。這是上帝作為的美好明證。一九五四年香港信義會成立,而信義神學院也成了信義會訓練人才的基地。吳明節牧師說:「一間神學院必須有好的教授,才能訓練好的學生;有好的學生才能產生好的教牧;有好的教牧才能栽培好的信徒;有好的信徒才能結成好的教會;有好的教會才能辦理好的神學院」。( 吳明節1978:〈寫在前面〉。《神學與生活》1,頁2-3。)吳牧師這幾句話可說是一語中的,給了教會和神學院薪火相傳的一個清楚指導。

  「有怎樣的神學院,就有怎樣的教牧;有怎樣的教牧,就有怎樣的教會」;

  「有優秀的教授,才能有優秀的神學生;有優秀的神學生,才能有優秀的傳道人」。

  薪火相傳,不是說只是一代一代傳流下來,便覺滿足,還要一代比一代好,一代比一代優秀。能一代比一代優秀,今天的教會在挑選弟兄姊妹到神學院學習時,一定不能馬虎,務要找到優秀的人才,教會才會有優秀的教牧。要有好的神學教育,神學院必須有優秀的老師。為人師表,任重而道遠。但怎樣才算是優秀的神學院老師呢?我們秉承前人的指導,認定神學院的老師必須是靈命和知識兼備的人,因為「神學院不只是神學的學術研究中心,也是聖工人才的培訓中心。因此是不能只追求知識,也當追求靈性。」( 蕭克諧 1987:〈平衡神學教育與華人教會〉。《神學與生活》1,頁35。)學問淵博,但缺乏靈命,不是優秀的神學院老師;只講靈命,荒廢學問,也不能優秀得到哪裏去。

  信義神學院源自中國湖北,是服事中國教會的神學院,今天信義宗神學院服事中國教會的形式和以前不同,但在國內也可以說是桃李滿門,100年之後,和當日設立神學院的原意並沒有分別,更加是過之而無不及,這也正是上帝的作為。試問這個情況,又豈是65年前南來的師生可以想像得到的呢?不單在國內,在亞洲及其他地方也有信義宗神學院的畢業的教牧同工。

  一九八七年,蕭克諧院長在回顧過去信義宗神學院十年工作經驗時說:「在這十年中,本院已發展成一間頗具國際性(international)和普世性(ecumenical)的神學學府」。( 蕭克諧 1988:〈香港四十年〉。《神學與生活》11,頁6。)薪火相傳,今天的信義宗神學院比起一九八七年,是更國際和普世了。神學院的老師團隊及學生羣體來自香港、歐美及東南亞,每學期至少有十個來自不同國家的學生在此學習。這是一個國際化宣教工場的縮影。從人數、師生國籍及背景的角度來說,信義宗神學院的國際化不單可以說是薪火相傳,還可以說是靑出於藍。

  主耶穌說:「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路十二48)。要傳下去,要傳得好,以至接棒者能將信義宗神學院的神學教育工作發揚光大,以至我們的教會得益,福音得以廣傳,我們還必須薪火相傳,持守前人的信念和借賴他們的智慧,堅持神學院和教會的配搭,並在新的處境中不斷加強師資、修訂課程、拿捏準確教學方針及忠於栽培後人的使命,這樣才是為神培育祂的工人的好僕人。

  更正︰本專欄第2578期第五段文章,應更正為 包括馬鞍山堂、活靈堂、尊聖堂、生命堂、真理堂、深信堂、天恩堂、鑽石堂(舊址)。謹向讀者致歉。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聯會內望】

【職場情景】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