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火種撒在地上,但雨下得很大
-想起蘇恩佩

2572 期(2013 年 12 月 8 日) ◎ 特稿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今年是「突破」慶祝成立四十週年。提起「突破」,不期然想起它的主要創辦人蘇恩佩女士。

  去年(2012年)是恩佩女士離世三十週年的紀念,突破機構找來幾位跟恩佩一起打拼過的舊同工,花一年多的時間出版了一本書《把火種撒在地上:話說蘇恩佩》,這是一本很值得讀的書,不單止令我們再次深刻認識恩佩,更讓我們了解到四十年前「突破」成立的社會脈絡和教會背景,委實是一本極具歷史價值的書。突破機構曾希望為這本書辦一個座談會,宣傳資料發出了很久,可惜因為乏人問津而告吹。

  這日子少人認識蘇恩佩是事實,幸好去年舉辦的紀念反思會,仍有八百多人出席。有云香港人是無根的一代,缺乏歷史感,但原來香港的教會和基督徒也多如此。翻閱《把火種撒在地上》一書的目錄,作者多是上世紀咤叱風雲的名字:蔡元雲、文蘭芳、蘇恩覺、李金漢、梁家麟、羅錫為、吳鯤生、余達心、麥寶琳;但今天似乎都被認為落伍了,就像早前電視劇「衝上雲霄(二)」的主題曲風波,網民寧取陳奕迅也不要林子祥和鄭國江,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後者屬於上世紀。

  筆者早前執拾舊物,無意中找到友人周子森牧師移民美國前送我的一叠舊照片。周牧師七十年代是「突破」的義工,他拍下了多張「突破」第一代的相片,令我們對那個簡樸又充滿理想熱情的年代,多了一份尊崇。特別讀到蘇恩佩在一九七九年從美國紐約寄回來的代禱信,叫我們認識到她的生命力何等堅強、生命內涵何等豐富、眼界何等遼闊、思想何等深刻,這一切都非比尋常,也是我們這一代所通通缺乏的。

  把火種撒在地上,蘇恩佩已經做盡了,但雨卻愈下愈大,這可要更加努力。

  

  

我們的城市早已死了

  早些日子,香港流行一句說話“The City is dying“,聽來恍如絕世警言,但原來「突破」早於三十多年前已提出近似的警號。

  這又是蘇恩佩的時代,時維一九八一年,「突破」製作了一齣多畫面幻燈電影製作「城市哀歌」,它的口號就是「我們的城市早已死了」,裏面提到四種「死」:大地已經死去、人心已經死去、人際關係已經死去;及「神已經死去」。

  今日再沒有人認真看待教會的先知角色。三十年前的「突破」,卻大膽地借用舊約聖經的耶利米哀歌,為香港這個城市找尋出路。用今天的標準,那時的幻燈製作加上電腦操作彷似「古董」,但其意念和意識卻十分前衞,然而這種批判精神今已不復多見。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破局錦囊】

【釋經講道】

【品蘭集】

【特稿】

【世說新語】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有李可陳】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聖化工作間】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