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7 期(2010 年 1 月 3 日) ◎ 時代講章 ◎ 謝任生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生命是頌:主日當頌、平日當頌、哭可頌、笑可頌、動可頌、靜可頌。生是頌、死是頌、永生就是頌。人若能以「頌」來承載生命,便能豐盛人生。一年之始思考「頌」,是生命另類的誌。

  在主流教會所選用的詩集名稱中,不少都冠以「頌」這個字,如《新普天頌讚》、《新頌主詩集》)、《世紀頌讚》、《頌主聖歌》、《美樂頌》。可見「頌」在聖詩中的地位。其他詩集雖然沒有用上這「頌」字,但相信也會有頌的意義和表達。事實上,主日崇拜的講道時間可以很短,但卻不能沒有一定時間的歌頌。在每次崇拜中由序樂至殿樂,包括會眾唱詩、詩班獻唱、奉獻時司琴的彈奏或頌唱、回應詩,或是其他唱頌彈奏,頌唱時間加起來不下於講道。由此可見「頌」在崇拜中的重要。

  可是在每主日頌唱或獻詩時,我們對「頌」有怎樣的認識?很多時我們以為歌頌就是唱歌,時會講求唱藝及抒情或感情成分。我們不否定崇拜的歌頌要有素質及素情。但是,人對上帝的「頌」卻應當具有更深層意義,是表達我們的信仰和靈性的內涵。故此我們必須對「頌」這個字有清楚的認識。

  另一方面,不論是崇拜中的宣講和頌讚,又或是神學論說,基本上我們都是以中國文字來承載。如此我們就當問:中文這個「頌」字究竟何意?當我們用這個字來表達對上帝的崇敬頌讚時,可否不必理會中國文字的字源意義而騎劫作為中字西意?我認為值得商榷。所以,重尋「頌」一字的原意不但是對「頌」一字的尊重,更是當我們使用中國文字於一些重要概念時,遑論是神學或是其他學科,也當如此。所以,我們必須尊重中國「頌」這字所承載的原本意義,並且正當地使用在崇拜的概念上。

  《頌》最早見於《詩.大序》:「頌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於神明者也。」由此可見「頌」原是與宗教祭祠有關。朱熹《詩集傳》說:「頌」與「容」古字通用。而據阮元《揅經室集.釋頌》的解釋,「容」的意思是舞容,「美盛德之形容」,就是讚美「盛德」的舞蹈動作,而非指一般的歌唱。人以「美盛德」的容貌與德相去為天子皇帝在宗廟舉行祭祀大典時,一邊表演舞蹈一邊是演奏樂曲,取悅於天子皇帝,情景非常莊重和威嚴。是「摳衣登堂,頌禮甚嚴。」《文心雕龍》更指出,「頌主告神,義必純美。魯國以公旦次編,商人以前王追錄,斯乃宗廟之正歌,非宴饗之常詠也。」可見「頌」必定是要純美純正,非時下歡樂自娛常詠歌曲。而魯人徐生善更認為「此容儀字。歌誦者,美盛德之形容,故通作頌。後人因而亂之,以此為歌頌字。」由此可見,「頌」的原意是一種宗教祭祠的禮儀動態的表達,並非指一般歌唱。故「頌」原指「容貌」禮貌儀態,而非單指一般「歌唱」之聲。而「容」字更本不作「容貌」講,而是「容,盛也」(見《說文》),可以說「盛」的含意是指人儀容禮教的豐滿,非指花顏面相。

  如此,當我們把「頌」字引伸到主日崇拜中來顯示出崇拜的歌頌,就應當是一件非常嚴肅和莊重的儀容動態,並且單以上帝為中心,而非要取悅他人或是作為自我的欣賞,更是不能隨便作自我抒情的歌唱。如此,「頌」就只是為了上帝、只有上帝、由於上帝、向著上帝、屬於上帝和與上帝一起的歌頌。故此,我們每主日的歌頌就不應只是要為人的愛好、或是為了取悅會眾而歌頌。那是說,上帝就是那位天子的天子,皇帝的皇帝,是我們應當向上帝禮拜和頌讚。要是任何人取代了上帝的地位,這是對上帝的一種褻瀆。所以我們應當十分謹慎我們的歌頌!

  「頌」與「美盛德」中的「德」相關。頌而無德,可乎?如此,頌唱者就自然不能有聲無意,有意無德。「頌」其實就是人對上帝敬仰的提昇,是寓靈性於樂曲中。換言之,詩歌中的文字往往是極富有象徵意義,目的是要透過樂曲或是頌唱者的信念和想像力,去揭示出樂曲中的意境,從而把頌唱者或聆聽者進入一種與上帝共融神交。聖經中所提及的歌頌更是如此。例如啟示錄五章十三節及七章十二節,以及希伯來書十三章十五節都以「頌」為首去榮耀上帝,頌唱上帝,內中都是含有極莊嚴隆重的禮與敬。因此,主日崇拜中的歌頌、唱詩、敬拜讚美、獻詩或是任何名堂的音樂,都應當只有一位聽眾對象,就是三一上帝。再者,「頌」更是信仰在崇拜中的宣告。有一句拉丁文的名言lex orandi, lex credendi「你如何禱告便決定你如何相信。」我們可以把「頌讚」代入為「你如何頌讚便決定你如何相信。」可見我們不能在崇拜中漫不經心的張開大口的發聲。(二之一)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童話人間】

【三人行】

【問道】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一個字一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