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怖的字

2352 期(2009 年 9 月 20 日) ◎ 教會語文漫談 ◎ 諸葛空城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中國人對「漢字」都存有或多或少的「崇拜」心態,有人迷信漢字有神祕力量,傳說倉頡造字,天雨粟鬼夜哭;真的是「信不信由你」。

  曾經在一份宣揚基督信仰的月刊上讀到一段文字,文章大意是說,神對華人的救恩或旨意,都在漢字中有所暗示。文章中舉了一個「船」字為例,說是「一舟八口」,正是暗示挪亞一家八口在方舟避洪水之禍。

  這段文字令我吃驚得很。寫文章的那位作者用傳統迷信的拆字方法去曲解漢字,已嚇得我渾身冷汗;月刊編輯居然又認同其觀點,在月刊中畫出寶貴的版位刊登此等「奇文」,更嚇得我心膽俱裂!

  空城在未信主之前,甚好奇門遁甲,也喜研究星相卜易之術,沈迷多年,自以為參得祕術能知世變;殊不知都是一場自欺欺人的游戲。拆字之術,穿鑿附會則有之,若說能通休咎,則可免矣!硬要說句好話,只能說拆字者聯想力異常豐富;只此而已。

  一些面向華人的宣教刊物,必須要加倍小心,切不可混入傳統迷信習俗。編輯的「衡文玉尺」要拿得穩、道基要深厚;必要時多請一兩位主內前輩文膽為來稿掌掌眼。否則,有問題的文章一旦刊登出來,遺害是十分深遠的。像上舉的例子,是「用迷信宣教」的吊詭行為,直接說「天父的救恩也惠及外邦人」不行嗎?

  行文用字,存乎心術。心術正則文辭崇正,心術不正則文辭乖謬。主內從事文字事工的同人,尤須慎之勉之。網絡上「山行文藝」專欄也批評過這種拆字謬論,〈釐清一些望文生義的中國文字〉一文針對拆字之舉說:「教中文是正經事,補充些有趣的材料,增加記憶,事半功倍。但是不能以偏蓋全,積非成是。」教中文該用甚麼手段在這裡不談,如果是宣教的話,則若以「拆字」迷信之法去「補充些有趣的材料,增加記憶」以求宣教得以「事半功倍」的話,就斷乎不可。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三人行】

【問道】

【品蘭集】

【靈修果園】

【窩貼家庭】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