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三)

2321 期(2009 年 2 月 15 日) ◎ 時代講章 ◎ 龔立人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從受壓迫者成為壓迫者

  上兩期文章主要從猶太人信仰去理解他們對其他族裔和土地的觀念。我指出這些理解為當下以巴衝突留下伏線。至於這篇文章,我嘗試從歷史角度補足對以巴衝突的理解。提到歷史,我們就要問:誰的歷史?從甚麼時候開始的歷史?基於此,本文選擇從聯合國參與巴勒斯坦問題的角度探討以巴衝突的歷史(參考http://www.un.org/Depts/dpi/palestine/)。

  

衝突起源

  聯合國成立時巴勒斯坦地已是一個待解決的問題,因為那時已有更多猶太人移居巴勒斯坦地(與上一期提及的錫安主義有關),而當時住在巴勒斯坦地的亞拉伯人對此並不滿意(留意:當時的巴勒斯坦地仍受英國管理,而住在巴勒斯坦地多是亞拉伯人)。一九四七年,聯合國建議在巴勒斯坦地建立猶太國和亞拉伯國。他們政治獨立,但經濟聯合。然而,這建議得不到巴勒斯坦地亞拉伯人和亞拉伯國家支持,因為這是漠視巴勒斯坦地亞拉伯人住在巴勒斯坦地多年的事實。雖是如此,但以色列於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在其劃分巴勒斯坦地中,單方面宣布獨立,並以武力霸佔其他地方,驅逐巴勒斯坦人離境。單從以色列獨立一事,我們就明白以色列與亞拉伯國家無可避免的衝突。於一九四九年五月,以色列更成功申請成為聯合國成員之一。當時以歐美國家為主的聯合國對以色列的接納進一步使亞拉伯國家對歐美國家的不信任,因為他們偏幫以色列。這不信任到今日仍存在。有基督徒為以色列辯護,認為以色列的暴力是自衛,因為亞拉伯國家不承認以色列的存在,但歷史卻指出,亞拉伯國家從不承認將巴勒斯坦地瓜分,所以,不承認以色列是有其道理。

  

以色列成為壓迫者

  事實上,自以色列獨立後,它將住在境內的亞拉伯人(後稱為巴勒斯坦人)驅逐。一九四八至一九四九年,已有七十五萬巴勒斯坦難民。在一九六八年以色列與亞拉伯戰爭中,又製造五十萬巴勒斯坦難民。到二零零零年,聯合國統計有三百八十萬巴勒斯坦難民。他們分散在約旦、黎巴嫩、敘利亞、西岸和加沙等地。面對以色列的不仁道行為,聯合國分別於一九六七年和一九七三年肯定,巴勒斯坦人在巴勒斯坦地有不可分割的權利,包括民族獨立、自決權利和自治權。又於一九七四年,聯合國接受巴勒斯坦為其觀察員。

  我曾於二零零八年到訪以色列。期間,我親身體驗以色列政府如何在巴勒斯坦地區建立猶太人殖民區(地方的霸佔)、如何遷移巴勒斯坦社區和不容許他們回歸、如何在接壤巴勒斯坦自治區與以色列區設立重重關卡(封鎖他們的活動範圍)、不仁道扣押和迫害巴勒斯坦人等等。昔日以色列人因沒有家而飽受歧視和侮辱,但今日它卻用壓迫者手法對待巴勒斯坦人,剝奪他們家的權利。若自衛等於犧牲別人的生命時,這是自私而不是自衛。

  

暴力中的暴力

  最後,有人認為以巴衝突是因哈馬斯組織引發,因為哈馬斯過去七年放射幾千枚火箭炮。雖然只造成十幾名以色列人的死亡,但以色列認為居民活在火箭炮的陰影下,長期陷於心理惶恐和不安中,提心吊膽,不可以接受。所以,以色列幾個星期空襲及地面掃蕩加沙是合理的(指二零零八年十二月開始)。其中,造成過千人死亡,加上加沙被圍,平民百姓無處可逃。若以色列人心理健康重要,巴勒斯坦人的心靈創傷就可以忽略嗎?說回來,任何暴力只會帶來更大的暴力。面對以色列不仁道對待巴勒斯坦人,哈馬斯選擇用暴力回應。面對哈馬斯的暴力,以色列以更大的暴力回應。若要求哈馬斯先放下武器,以色列就不但需要放下武器,更要放棄在巴勒斯坦地猶太殖民區計畫,尊重巴勒斯坦自治區等等。否則,和平只會是短暫。事實已說明了。

  

幫倒忙的基督教

  歷史上,不同程度的反猶太主義都是錯誤。尤其那些以基督教名義(十字軍)對猶太人的迫害是違反信仰。猶太人是歷史的受害者是不容置疑的事實,但不因此,猶太人不會成為新的壓迫者。這在當下以巴衝突中反映出來了。基督徒對預言以色列復國的迷思、對主再來的錯誤聯想、對國際局勢的不認識、對上帝選民的偏幫等等使他們過分同情和認同以色列,甚至為他們壓迫巴勒斯坦人設計不同藉口。耶穌說,「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路加福音四18-19)在當下以巴衝突,這話是向巴勒斯坦人說而不是向以色列人說。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婚內情緣】

【日光在心】

【問道】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窩貼家庭】

【書中有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