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來了

2238 期(2007 年 7 月 15 日) ◎ 牧耕筆談 ◎ 丹雪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探訪國內受資助學生過後,神繼續在這探訪隊的成員中工作。工作之一是,家家不單每月一次跨科參加我們團契,為國內受資助學生及該地區禱告,還持續關心小莉。

  小莉是在國外念書時信主的,今年剛畢業還沒找到工作,話不多,年輕靦腆的笑容很甜。那天家家告訴我,小莉因為心跳快、失眠,住了一個星期醫院,才出院不久。小莉雖不在我專責牧養的體內,但由於她回港後還沒有穩定的教會生活,只熟悉我這傳道人,我也就理所當然的負起關顧之責了。

  之前小莉曾請大家為她和其母親的相處禱告。那時只想,可能她年輕不懂事,母親工作、回家後還得要煮飯做家務,小莉不但無法分勞解憂,還成天往外跑,自然容易有衝突。探訪內地後,她倒是有所感的寫道:「與當地初中學生溝通,了解他們的生活,令我更滿足自己現時的生活。他們小小年紀卻得要走幾小時才能到校舍,也不能時常見到父母,而我雖時常與父母一起,卻不能好好相處,真是慚愧。」

  這次約見小莉時,意外地見到了郝太。原來小莉生病這一兩週,郝太特地拿了大假陪女兒,來這之前剛看過心理醫生,確診小莉是初期的思覺失調,就我醫護的背景判斷其實就是憂鬱症。從談話互動中發覺,易地而處,我或也會和小莉同樣有母女相處的困難,她的沈默,可能是面對強勢的母親之滔滔訓誨最好的因應之道了。

  談話中有個部分,郝太誤解了小莉的意思,便開始憤憤地、義正辭嚴地批評教會,大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態勢,包括將小莉參加探訪隊,解讀為教會就是要人貼錢貼時間做事之處。我心邊想,當時若非不忍拒絕小莉表達強烈參加的誠意,她實在是不太合符探訪隊資格的,一邊求主讓我沈得住氣,也有智慧能做合宜的解釋和回應。所幸郝太仍聽得進女兒的抗議,當發現她自己錯怪教會時,態度開始有所好轉。

  若非小莉和阿茵在情緒上出了問題,我大概不會有機會接觸她們的母親。無論是不上教堂的天主教徒郝太,或者是敬虔信佛的許太,都因為愛女的緣故踏進教會,盼望教會能幫女兒病得痊癒。偏偏她們的孩子,都不像她們所想的那樣敬虔,小莉和阿茵的信仰都還很稚嫩,尤其是小莉為自己和人的因素到教會要多於因為神;而都同樣信自己、信風水命相的郝太和許太,也尚不明白基督信仰並非「有求必應」。對此,身為基督的工人、神奧祕事的管家,雖感任重道遠,卻也自知有限,但求能忠心而有見識的照管神託付的羊,並求主繼續打發工人同收莊稼。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文林】

【樂韻心弦】

【輔導小百科】

【神學探索】

【牧耕筆談】

【放眼世界】

【交流點】

【聯會新堂巡禮】